图片 20

丰臣秀吉赞其为,与高桥绍运并称为

大坂之役的时候家康因担忧宗茂的武勇智谋和统率能力会为丰臣家效力而尽力的劝说宗茂,宗茂并在大坂冬之阵于大坂城西北的天满川滨筋口参阵,大坂夏之阵更成为德川秀忠的军事顾问和旗本大将,预言应验了秀忠不听建议,率军独断的突出将会遭到丰臣方大野治房突袭的战况[12];后随本多正纯等人参与天王寺口抵挡突破德川军数阵的毛利胜永的攻击。

筑前争乱记

文禄二年(1593年)小西行长于平壤遭到明军的猛烈攻势而惨遭大败,日军各部匆忙援救小西军并由北部南撤至京城,宗茂原本驻军于平壤南方的牛峰,于1月10日北上救援小西军的行动中和其弟统增共三千兵一起在龙泉山城外配合城将黑田二十四骑之一的小河信章(小川传右卫门)的铁炮攻势,宗茂和统增分兵五队潜伏,约七~八千敌军因而溷乱撤退,此战立花、黑田家称为龙泉(城)之战。

之后于3月,鉴连接受大友义镇的命令攻打始作俑者入田亲诚的居城津贺牟礼城,鉴连因此而和亲诚之女波津离婚,反叛兵败的亲诚在逃往阿苏家后被迫自杀。接着鉴连于8月领兵三万五千攻破菊池义武的隈本城而立下忠功,菊池义武被流放到对马岛。

天正14年(1586年),统虎的君主大友宗麟前往大坂晋见丰臣秀吉,希望丰臣家帮助大友家抵抗岛津的攻势,同时推荐统虎和生父绍运为丰臣家臣,大友筑前的领地因此于此时转变为丰臣家。

永禄2年(1559年)2月8日进攻北九州国人豪族宗像家的领地,攻陷了白山城、鸢狱城并进至宗像居城许斐山城的同时因为毛利元就破坏约定偷袭大友方门司城,鉴连为防前后夹击放弃攻城撤退至丰后。一方,门司城将怒留汤主人退至丰后,义镇对于毛利家的毁约大怒,在对毛利以外交操作谈不咙的情形下,于永禄4年(1561年)4月先以鉴连、田北鉴生、田北绍铁、田原亲贤等大友军率六千余骑进攻丰前,攻击毛利方位于丰前的香春狱城,城将原田义种以落石一时击退大友军,但鉴连冷静的加入兵力,令追击的原田氏遭到分断,大友军再各个予以击破,终于7月15日攻落,迫使原田义种自刃。然而此举造成筑前豪族联手反击大友,9月毛利军又趁机攻落香春狱城,城将志贺常陆介败退至丰后。后义镇亲率鉴连、吉弘鉴理、臼杵鉴速、吉冈长增、齐藤镇实、田原亲贤等大军前往丰前门司城,9月2日开始进攻,大友军更请来葡萄牙军舰炮击门司城,10月9日策反了毛利方的稻田禅正、葛原兵库助,但是由于被毛利方发觉利用,于10月10日的明神尾战斗中遭到伏击败战,26日大友军再度总攻击,这时鉴连率领八百名弓兵攻击毛利军,并在数支箭上绑上写有“户次伯耆守鉴连随时候教”的字条以激烈的箭雨射向毛利军,此后毛利军中,传开了大友家名将户次鉴连的名字,武名逐渐广传于多个地区。同年鉴连担任了大友家掌握军政系统的加判众职位。

同年1月25日于碧蹄馆大战前夕,明、朝联军侦查队查大受、高彦伯与日军侦查队加藤光泰、前野长康所部遭遇,日方损失六十馀人撤退回报明军进逼的消息,日军陷入笼城或出战的议论中,这时小早川隆景赞美“立花家的三千士兵足以抵挡他家敌军一万”(立花家の3千は他家の1万に匹敌する。太合殿下もそうされるだろう)激励各军出战.二十七日丑时(凌晨1~3时)许,由立花家两位家老——十时但马守和森下备中守钓云,以及“骑士铳卒各数十”组成的物见队,在王京以北约12公里的砺石岘附近发现明军大队的踪迹,火急回报本队。于是,枕戈待旦的日军迅速行动起来,立花宗茂军先行,各部跟随其后,相继向砺石岘进发。当先赶到的立花宗茂迅速占领砺石岘,由于当时大雾弥漫影响了视野,宗茂并未急于进攻,而是一面下令士卒吃早饭,一面开始排兵布阵:先阵小野和泉守镇幸、米多比丹波守镇久七百人,中阵十时连久、内田统续五百人,后阵宗茂与其弟高桥统增二千人。此时十时连久提出,小野镇幸和米多比镇久皆为家中重臣,未防有失不可为先锋,并慨然自任,得宗茂许可争得先锋之位,于早六时开始超越先阵进军。
七时,十时队与明军骑兵先头部队发生接触。但关于此部明军的具体人数,日本的各种记载却说法不一,《日本战史
朝鲜役》记作二千马军,曾根俊虎《日本外战史》、奥田鲸洋《日韩古迹》则均说仅有数百。
当追击到距离望客岘数町(几百米)距离的时候,忽然遭遇六七千明军增援部队的反击,十时连久以下百余人战死,立花宗茂军陷入苦战(《日本战史
朝鲜役》)。而据桐野作人《碧蹄馆之战》所说,立花军当时其实是使用了一种“示弱”战术,即以十时连久的五百兵力正面楔入敌阵然后撤退,引诱敌军追击,立花宗茂则率本队主力二千人绕到明军右翼,寻机攻打敌人移动中暴露出的薄弱部位。不料明军的火炮太过猛烈,当十时连久成功完成诱敌任务准备撤出时,负责接应他的小野镇幸却被明军风暴似的大炮轰击所阻,待小野队终于冒着炮火突入与之会合之时,十时连久已死于明将李如梅箭下,与他同时战死的还有其部下百余人。同年三月二十三日,石田等三奉行在王京检点士兵人数,统计立花宗茂、高桥统增所部仅余一千一百三十二人(《日本战史
朝鲜役》),比之碧蹄馆战前之时减员一千八百多人,而此战之后立花军并未再参加任何有记载的作战,那么,除去一部分因病疫亡故和朝鲜义兵袭击造成的伤亡,碧蹄馆之战无疑便应当是其最主要的损失原因。

图片 1

图片 2

此时立花山城因为立花鉴载的自刃而为空城,为了镇压筑前的反乱势力,道雪在宗麟的再三说服下转封至筑前立花山城,于元龟2年(1571年)五月形式上的继承了立花氏,并迎娶宗像氏贞之妹色姬做为部份和平镇压手段,然而道雪于天正3年(1575年)便将家督之位让给独生女,年仅7岁的立花訚千代,自己退居幕后,道雪此举完全是因为不想继承大友叛臣立花氏这个姓氏,终生使用户次姓。同时,被迫切腹自尽的高桥鉴种其高桥氏则由吉弘鉴理次子高桥绍运继承,镇守岩屋、宝满城。

1587年9月下旬,宗茂起初率1千2百兵力(包含其弟高桥统增3百兵力;一说合立花家与力的三池军则达至2千8百、3千)南下救援兵粮不足,被一揆方的敌将有动兼元包围在平山城的佐佐成政军,由于先前锅岛、安国寺惠琼军皆救援失败,宗茂收集情报检讨了锅岛、安国寺两军皆是军队在前辎重在后,遭到埋伏于竹林中的敌将大津山出羽守袭击后方以致失败之故,令军兵间穿插辎重队,将兵、军马也配备救援物资以及兵粮弹药,组成了互相支援、确保辎重的军势,并以小野镇幸率一队于夜中早一步潜入竹林反埋伏,另外以辎重队引诱出大津山的军势时以弓、铁炮进行背后奇袭,后分三队反转回攻其城砦南关城(藟岳城)讨取了大津山出羽守,一方面则趁隙以第二队输送兵粮,前往大手原口一带的平山城,此时平山城遭到隈部亲永的大将有动兼元的包围,宗茂率第一队3百人以铁炮作先制攻击支开隈部军后,第二队便趁隙运送兵粮,运完后加入战斗从侧面攻击持续攻向隈部军的山鹿城(城村城),城外的隈部分队来援后第一、二队又退后引诱,此时第三队又进行兵粮运输,完成了救援佐佐成政的任务,立花军因此退往背后的山间,又引诱出山鹿城的有动志摩、有动左京等率军追击越过大手原口至永野原,有动兼元虽看出是陷阱要求先锋的有动志摩回军却为时已晚,此时立花军又一举反转进攻讨取有动志摩,隈部军遂崩坏退散。(传闻这一系列战事中,宗茂运用了骑马铁炮和车悬,被称为“火车悬”的战术,似于《立花记(正续)》、《武神
立花宗茂》、《清和源氏隈部家代代物语》有详细记载。)。

天正9年(1581年)龙造寺隆信联合筑紫广门终于攻下大鹤宗云的鹭岳城而于7月进军至大宰府且联合秋月军侵略筑前,绍运与之对峙,道雪并派家臣竹迫统种等将为援军,虽成功于观世音寺之战击退敌军,但统种等立花家臣战死甚多。3月6日于那珂郡麦野村筑砦,7月,道雪和绍运侵攻秋月氏的嘉麻、穗波一带,是为石坂之战,此战是立花宗茂普遍被认为的初阵,其优异的表现令道雪正式兴起迎统虎为婿养子的念头。同年8月,膝下无子的道雪,终于对高桥绍运提出希望其长子高桥统虎(宗茂初名)能继承立花家,起初绍运因为统虎优秀的资质和器量,以及身为高桥家重要的继承人而拒绝,但是在道雪数度的恳求之后,统虎终于成为了道雪的养子。于8月18日,统虎和道雪的女儿立花訚千代结婚成为了婿养子而继承立花家。(但是夫妻相处的并不好,在道雪死后也没能留下子嗣,并且还分居了。)1581年11月6日,大友宗麟为了援助被秋月种实、问注所鉴景夹击的家臣朽纲鉴康(朽纲宗历),而命道雪、绍运、宗茂出阵,立花高桥共率5千兵力再次对秋月氏的嘉麻、穗波一带攻略,当立花高桥军收到丰后的大友军将于原鹤一带迎击秋月军后,于回军途中遭到秋月氏的追击,立花高桥军利用地形于八木山附近的石坂埋伏,两军的激战使立花高桥军损失3百余人,秋月军死伤7百60人,当地因而被称作千人冢,此战是为润野原合战(许多史料因同战地而常与石坂之战混淆,秋月方史料则记为八木山合战)。

因这些功劳于元和6年(1620年)11月27日奇迹似地得以回归旧领筑后柳川藩,获得十一万九千六百石,完成了复归柳川大名的心愿,不同于丹羽长重等仅是回复大名的身分,是日本史上唯一领地改易后还能回复旧领地的人。
晚年也担任第三代将军德川家光的相伴众,为其说明战国的物语故事,而德川家光也赞美宗茂为”真正的武人”。

父为户次亲家,母为由布惟常之女正光院,继母为臼杵鉴速之姊养孝院。妻子为入田亲诚之女波津为先妻、正室问注所鉴丰之女仁志姬(西姬/宝树院),侧室为宗像氏贞之妹色姬。女儿为立花訚千代,婿养子为立花宗茂,另有继子安武茂庵、政千代。幼名八幡丸、孙次郎。

图片 3

之后道雪葬于立花山城旁的梅岳寺,法名”梅岳院殿福严道雪大居士”(福严院殿前丹州太守梅岳道雪大居士)
并于柳川福严寺也有寺庙,也和养子宗茂生女訚千代三位一起供俸于柳川“三柱神社”,天明4年(1784年)受赠神号为”梅岳灵神”。

同年11月12日,立花山城东北方的宗教豪族宗像氏贞,其部分家臣不满早先将部分领地作为色姬(宗像氏贞之妹色姬为道雪侧室)的嫁妆给了立花,趁立花军一面出战秋月军(润野原之战),一面以由布惟信、荐野增时、小野镇幸、立花镇实、足立式部等立花家臣前往运输兵粮不足的筑前东南边境的鹰取城时,联合秋月军于13日半路偷袭(小金原之战,立花家称清水原之战),此战在由布等人的奋战惨胜,而宗像家的背叛触怒了道雪。天正10年(1582年)2月,因原田信种联合秋月种实、宗像氏贞、筑紫广门于筑前西南边境的那珂郡岩户乡攻落大友方的山田民部丞镇守的砦(猫卡城),并且引起早良郡山门村的乡士反叛暴动,在立花道雪平息暴动于归路中与原田军在生松原遭遇引发铁炮战,由于势力众多一时无法排除,立花军在道雪于小金原一事无法息怒之下于3月16日派由布、小野先攻击宗像氏,4月16日才前往那珂郡岩户乡驱逐秋月、原田、宗像的约2千联军,此战立花军仅一千5百军力分道雪、由布、小野三队为本队进攻,统虎自身和荐野增时率五百兵为伏兵,途中见机分兵三百以铁炮攻势奇袭溷乱敌方,预留的荐野二百兵则突然立出军旗假为援军威吓敌方,解除了敌军对养父道雪的包围并且击破,随后统虎又率荐野增时、立花成家、
小野镇幸、由布惟信共1千骑驱逐正再岩户一带的岩门庄久边野筑砦的原田势武将笠兴长3百兵,讨取了1百50人并追击至早良郡。同年12月28日随养父道雪攻入宗像领地,率军侵攻宗像家至天正11年(1583年)3月17日的吉原口防战讨取了吉原贞安后又攻落宗像家居城许斐山城,驱逐了宗像势力。期间统虎对于生家宗像家逢遭变故的色姬待遇有加,然而色姬最后还是选择自杀。(一说病死)

立花道雪(永正10年3月17日—天正13年9月11日,即1513年4月22日—1585年11月2日)是日本战国时代的武将,九州岛丰后国大名大友氏的家臣,与高桥绍运并称为“大友双璧”。法号麟伯轩、道雪,原名户次亲守、亲廉、鉴连,官称纪伊守、伯耆守、丹后守。后世的人们以武勇称道雪为九州军神、雷神的化身、武神、鬼道雪及大友之魂。

庆长三年(1598年)明朝廷叫回攻略蔚山城失败的杨镐,新增兵力给于刘铤、刑玠并调派水陆约8万军力进朝鲜,明将邓子龙、张榜、蓝芳威、陈璘等于此时参阵,9月以麻贵为东路攻蔚山、刘铤为西路攻顺天、董一元为中路攻泗川、陈璘为水路四军各号称五万的军势南下进攻,日军面对庞大军势仅能防守,这时因为五奉行等重要军监回日本处里政务,剩馀的日军集结在釜山的会议中无法决定如何抗敌,并且互相忌妒战功,在如此情况下,宗茂说了:“一日拖过一日城池被攻陷将是早晚之事,若是将日军最右翼的蔚山城保住,那么泗川之敌兵也会因此有压力而无法专注攻城,将这二处控制住的话,那么顺天之敌自然也将退兵。我立花军愿当此趋敌之军。”此时身为日军总大将的小早川秀秋听后说了:“蔚山的援军由立花担任是良策阿,即使失败损失仅三千的立花军,对我军来说也是无关痛痒。”宗茂也清楚秀秋说话不懂事故因此并无怒言,而是准备出兵。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朝鲜时期

图片 4

之后又和九州各大名包围和仁三兄弟的田中城,城中除了和仁亲实、亲范、亲宗外还有其妹婿边春亲行共9百馀人,在小早川秀包为总大将的情况下,秀包以二重之栅将城池包围,约二个月后边春亲行因为安国寺惠琼的谋略而谋反,12月5日遂攻下田中城,并且在此战中,立花宗茂和小早川秀包合力杀退号称人鬼的勐将和仁亲宗。然而由于先前在九州征伐时期,和仁氏曾委托立花家降伏于丰臣,有过信赖关系,宗茂在此战后保护了和仁兄弟中的四男和仁统实,并令他成为家臣小野镇幸的义弟,保住了和仁氏的血脉。

此后战事转为胶着状态,直至十月,毛利元就因为大内辉弘乘虚夺取山口高岭城以及出云月山富田城方面遭受“尼子复兴军”攻击的消息,遂下令吉川元春和小早川隆景立刻撤退回国。道雪这时趁机追击毛利军,毛利军阵亡者约三千四百多个。1569年10月13日,大友三老(道雪、鉴理、鉴速)于“芦屋会谈”中决定攻击筑前混乱的元凶高桥鉴种,攻落其居城宝满城后令其切腹自尽,但是在宗麟心软之下只将其流放至小仓城。

文禄三年至四年(1594年~1595年)由于明、日处于议和阶段,宗茂和小早川隆景等第六大队于朝鲜釜山南部建筑城池,是为龟浦倭城。宗茂因为小早川隆景途中回国养病,因此负责了后半的建筑工事,并且接应军粮的输送。1595年回日本,于“太阁检地”中测得柳川藩实为22万石(表高仍为13万2千石),且因朝鲜战功加增4万石为26万石,但是不久后因为石田三成等人从中作梗,被消去10万石而成16万石。

永禄11年(1568年)2月立花山城主立花鉴载再次反叛大友家归属毛利家,立花家臣荐野宗镇、米多比大学此时为了贯彻对大友家的忠义反叛立花家,并在袭击鉴载失败后改仕于道雪。
鉴载则于4月6日迎来毛利家的清水宗知(清水左近将监,清水宗治之兄)8千余人和军船百余艘,更联合原田了荣(原田隆种)、原田亲种与高桥鉴种家臣卫藤尾张守约1万人于立花山城,4月24日道雪与吉弘鉴理、臼杵鉴速、志贺亲守3万余人包围了立花山城,三个月后于7月4日大友军强攻立花山城,道雪与家臣一同奋战于立花军阵中,并且家臣内田镇家之兄内田镇并作为道雪护卫替道雪中箭身亡。

少年时代

天文23年(1554年)为了确保丰前的领土,10月13~15日鉴连等大友军于丰前柳浦击退驻军于丰前门司城的毛利军,鉴连之奋战造成毛利元就、小早川隆景大败总崩,成功夺回门司城。同年,鉴连收弟弟户次鉴方(鉴坚)之子户次镇连为养子,继承铠狱城。

图片 5

图片 6

立花宗茂的出生日期有两种说法,分别是:

同年12月28日攻入宗像领地,侵攻宗像家至天正11年(1583年)3月16日的吉原口防战讨取了吉原贞安后又攻落宗像家居城许斐山城,氏贞只能退往白山城,遂消灭了宗像势力,而宗像氏贞之妹,道雪的侧室色姬也因此于隔年3月24日在立花山城中自杀。(一说病死)

庆长二年(1597年)的庆长之役,宗茂因领地加增之故军役增至五千人,先后驻守安骨浦城、固城,并和小早川秀包出入釜山担任小早川秀秋于朝鲜前期的辅佐役。同年12月底日军加藤清正被明军包围在蔚山的危机中(第一次蔚山之战),明将高策趁日军大部离开釜山本阵援救蔚山之际率明军一万二千、朝鲜军三万兵力,打算偷袭釜山的日军本阵做为对日军救援蔚山行动的牵制而进军至般丹一地。高策因日军主力已抵达蔚山,遂率联军回军蔚山,日军舒缓了本阵的压力,是为般丹之战……

《大友兴废记》中此时记载:

图片 7

死亡

同年8月7日,在宗茂的通知下秀吉知晓了佐佐成政移封后的肥后发生大规模的国人一揆动乱,9月5日,因其势力猖狂决定动用九州各大名的兵力镇压,以筑前久留米小早川秀包为总将,肥前锅岛直茂、龙造寺政家、筑后立花宗茂、高桥统增、筑紫广门,甚至毛利家的安国寺惠琼也加入讨伐。

同年4月19日亲守之父亲家病逝,亲守因此继承户次家为第十四代家督,同时拜领大友当主大友义鉴的“鉴”字而改名为鉴连,不久与津贺牟礼城主入田亲诚的女儿波津结婚。

江户时代

天正11年(1583年)年间,岛津军在与龙造寺军争夺肥后之际一时和解,于11月底连络从属的秋月家带路,派出川上忠智(川上左京亮)率1千5百兵入侵筑前大友领地,于12月1日隐密的对博多市区放火,包含大友家的探题馆都遭到火舌侵袭,接到消息的道雪随即出阵,以统虎为第一阵,自身第二阵,在离探题馆半里的莒崎宫的松林,背海集结1千兵力布阵并侦查到敌方的本阵设于盛福寺的松原。重臣小野镇幸提出引诱敌军包围,而道雪却决定引诱敌军后奇袭本阵,遂派出统虎7百骑前往对阵引诱,道雪本军则是潜藏了军势。对阵期间虽然下著大雪并刮强风,但川上忠智仍瞧见统虎兵力不及自身一半,且认为其后方没有后援,待大雪暂停后分三队以鹤翼之阵进军,统虎见状也分三队,左右雁行中央鱼鳞做守备态势,两军在铁炮互击后接触,面对岛津军凶猛的攻击,统虎一边保住阵型一边后退维持了半小时,将岛津军往北引诱远离了盛福寺本阵,最后统虎退至莒崎松原,这时刚好又刮起沙尘狂风,川上忠智一时不见立花军人影。

庆长5年(1600年)关原之战时,宗茂拒绝了德川家康的劝诱只为了报秀吉的恩情而率四千兵力加入西军。关原开战前夕,近江大津城主京极高次突然叛变,主将石田三成命令毛利元康、毛利秀包(小早川秀包)、宗义智、筑紫广门和宗茂一同前往攻击,此战宗茂无损一兵一卒击退了夜袭的敌军,更发挥了养父道雪的发明”早入”,将火药和弹混合塞入竹筒并连结铁炮挂于足轻肩上、使的立花军的铁炮能比他家的铁炮队使出3倍速以上的铳击,并且家臣立花成家立下了一番乘。可是在攻下了城池的同时,西军却也在关原战败,遂放弃了大津城。撤退期间遇到西军残兵正打算烧毁通往京都和美浓交通要道的濑田唐桥,企图延缓东军的进军速度,然而宗茂却止住了这样的做法,说了:“这座桥是为交通要道,不仅是军队连对人民而言也是重要的道路,烧毁了岂不连人民也受苦!?我军即使不烧毁这座桥仍有伏见城的守备能拖缓敌军!”事后德川家康听闻宗茂如此做法便称赞说:”立花宗茂真是具备刚仁的第一勇者”(立花は刚なるど仁あり
まことに第一の勇者である)

大永6年(1526年)3月20日,丰前马岳城主佐野亲基和问田重安内通大内氏而反叛大友家,大友家令丰后大野郡藤北庄的铠岳城主户次亲家出兵讨伐,然而亲家重病在床,年约13岁的亲守代父出征,身着系赤縅的铠甲绑着水色的绳结,头戴白星兜并附有八相前指物,腰挂家传宝刀并骑乘附有金纹鞍的爱马户次黑毛,率领3千士兵连夜赶往马岳城,于清晨时分发动攻势,于一天之内便攻破了拥兵5千人的马岳城降服了佐野亲基和问田重安,许多大友家臣对亲守以年幼之身便立下如此惊异的战功皆赞赏不已,户次家此后受到大友更加的重用。

永禄10年八月十八(1567年9月20日)

就在大友军与龙造寺军鹬蚌相争之时,岛津家逐渐渔翁得利侵占两家领地,此时龙造寺家以及一众筑前国人豪族逐渐附属于岛津家,大友军持续攻防至6月初,道雪开始发病,绍运因此将军阵移至高良山下的北野村,9月道雪病状恶化,在对家臣说了:“把我的遗骸穿上甲胄并面向柳川城埋于高良山上,如果有人违背了此事,那么将世代遭受诅咒!”后于1585年9月11日病逝世,享年七十三岁。

一方,岛津军为了统一九州而侵略肥前、筑前地区,于7月10日以岛津忠长、伊集院忠栋等2万兵力攻下筑紫广门的胜尾城后,逐渐集结北九州各地豪族、国人的兵力至约五万,统虎实父绍运于12日在岩屋城以约八百人抵挡了岛津联军约五万兵力的攻势,使其损伤了四千五百多人以及许多大将,拖延了近两星期后,于27日终于全军壮烈牺牲,28日统虎之弟统增镇守的宝满城也被迫开城,岛津军在处理筑紫、高桥两家的人质后于8月1日准备围攻立花山城,统虎则彻底抗战,积极的出城使出游击战术,于8月1日出其不意攻下了岛津军先前降服的筑紫广门的胜尾城,吸引岛津军来攻后又于4日放弃胜尾城佯攻高鸟居城,岛津军再追击时又抄小路绕至岛津军后方奇袭其后方城池,使其拖延至14日才完成对立花山城的包围,15日抵挡了岛津军第一波的攻势后,又趁机偷袭岛津军本阵讨取百馀人的首级,更令家老内田镇家使出诈降之计拖延时间,并且据《丰前觉书》载于8月18日击退正在岩户一带准备军粮的原田种实二千馀兵讨取七百人,20日更奇袭岛津军的援军秋月种长二千兵使其伤亡四百馀人。终于,大友家等到了丰臣秀吉从毛利家派来的援军,使的岛津军被迫于24日从立花山城撤退,而统虎并没有等待援军,随即率一千五百名兵力追击岛津军至筑后川讨取了百馀首级,又以火攻夺下了星野吉实、星野吉兼的高鸟居城,并从秋月方取回了父亲的居城岩屋城和宝满城。10月3日,统虎被秀吉给予”九州之一物”的感状并被评价为”刚勇镇西第一
忠义镇西第一”(その忠义、镇西一。その刚勇、また镇西一)这时统虎年仅19岁。

众家臣以及绍运、宗茂皆不忍道雪遗体将要遭受敌兵践踏之耻辱,遂决定承受那道雪的诅咒将遗体运回立花山城,高桥绍运护送道雪灵棺之时,敌对的士兵见状并没有攻击,而是深深的对这位彻头彻尾忠心于大友家并且一生三十七场大战、近百场小战皆无败的名将致敬。

日军此战勉强令小西行长突围,此时立花军担任日军殿后,使主力军舰退回釜山,并且援护其他日军先回国。

天文4年(1535年),肥后国人菊池氏一族反叛大友家,户次鉴连率3千兵马前往讨伐。菊池氏联合城氏、隈部氏、山鹿氏、金子氏于车返一地的险隘地形和鉴连对峙,并发动火计和三方包围,此时肥后国人之一的合志氏反叛菊池想转为大友援军为内应,然而鉴连却派使者海老名肥前传达说:‘不管战争的胜败,武士的忠诚心是最优先重要的’而拒绝了援军,希望对方能作为敌方尽忠作战。
此战最后靠著鉴连堂叔父户次亲宗的勇猛突击造成敌军混乱后,鉴连以鼓声振奋士气大举追击而获得胜利,丰后和筑后的国人此后也一一归降,鉴连因此又立忠功。

关原之战后宗茂被改易成了浪人。面对欣赏宗茂器量的加藤清正和前田利长的仕官劝诱,都被宗茂拒绝了。宗茂受加藤清正的好意于肥后玉名郡高濑的清源寺当了一阵子的食客后于庆长6年(1601年)7月入秋后带着家臣共约二十人前往京都,于翌年3月到达妙心寺依附立花道雪义子户次茂庵(安武茂庵.道雪妻仁志与先夫安武镇则之子)所认识的吴服商富士谷绍务并暂住于大德寺大慈院,庆长8年(1603年)秋离开京都于12月到达江户,本多忠胜因当年共受丰臣秀吉赞赏之故,安排其暂居高田宝祥寺。

筑后远征期

文禄元年(1592年)参加文禄之役。和小早川隆景、小早川秀包、筑紫广门、实弟高桥统增等一起组成第六大队,负责攻略朝鲜西南方的全罗道,宗茂于出战前制作约200个金箔押桃型兜给兵将佩带,此种兜可说是立花家的一项招牌。

图片 8

同年8月,膝下无子的大友家重臣立花道雪,希望高桥绍运的长子高桥统虎(宗茂初名)能继承立花家,起初绍运因为统虎优秀的资质和器量,以及身为高桥家重要的继承人而拒绝,但是在道雪数度的恳求之后,统虎终于成为了道雪的养子。这个时候,统虎和道雪的女儿立花訚千代结婚成为了婿养子而继承立花家。但是夫妻俩处的并不好,在道雪死后也没能留下子嗣,并且还分居了。

永禄9年(1566年)秋月种实在毛利家的帮助下借兵三千重回筑前领地。同时毛利家攻陷月山富田城消灭尼子家后屡对筑前国人如原田、麻生、宗像、筑紫等进行策反,并且岩屋、宝满二城主的高桥鉴种因早先不满宗麟色淫兄嫂也一并反乱,宗麟对此派出道雪和吉弘鉴理、臼杵鉴速、吉冈长增(宗欢)、齐藤镇实五将领丰后、筑后、肥后共二万兵前往镇压。

后再度为先锋进军萨摩攻落岛津忠辰的出水城,又南下至川内击退岛津忠长,并救出被捕为人质的弟弟高桥统增夫妇,此时岛津义久因日向根白坂之战战败而前往川内泰平寺降伏,宗茂代秀吉前往伊集院、祁答院、入来院接收人质,后又率先进军大口城包围仍不降的岛津重臣新纳忠元,迫使其投降,九州终于平定。
战后秀吉因功给予筑后柳川藩13万2000石的领地,从大友氏独立出来成为直属大名。立花家和真田家一样,原是从属势力,在主家倒台后独立成的大名。这是战国时期的产物。

此时道雪趁机率5百兵力进至圣福寺中的松林以铁炮攻势袭击守备的3百岛津军,突然遭到奇袭的守备军遂崩乱逃散,川上忠智对于自军背后遭到道雪攻击感到惊愕,连忙赶回本阵迎敌,但是面对已遭到立花军突崩破坏死伤惨重的本阵,忠智不敌道雪攻势只能撤退,立花军对此没有追击,并把胜利归功于风雪神佛相助。

出生日期争议

永禄12年(1569年)1月,大友宗麟亲率五万大军征讨“肥前之熊”龙造寺隆信,隆信拒绝了道雪和吉弘鉴理的和平交涉,大友军于3月开始攻击,道雪与大友诸将领三万进攻江上武种的势福寺城并使其降服,后吉弘鉴理于多伏口一地击败龙造寺军主力,欲进击之时突然发病而错失良机。一方,在龙造寺隆信的联络下毛利元就见隙率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乃美宗胜4万余人由吉田郡山城出发经由海路于4月15日包围立花山城并断绝水脉,17日在道雪建议下派出城亲冬提出与龙造寺的议和,后隆信也派遣老臣纳富信景慰问辛劳议和的道雪,并赠送名马一匹。5月3日立花山城被夺,宗麟闻讯急报道雪等将回军包围立花山城,大友军3万于5月5日集结于博多,道雪先于5月6日率军与田尻鉴种一同进攻毛利军触发一场小战,此战道雪自身持枪杀敌,5月13日毛利军度过多多良滨川于松原附近放火与大友军交战四回,5月18日元春和隆景率毛利军4万余多多良滨,道雪、鉴理、鉴速则率兵1万5千分三队为先阵,之后配置了约2万的大友军力与之对峙,双方激战期间,道雪见到小早川隆景一时的阵形空隙,先以8百人铁炮队密集射击后自身拔刀乘马(《筑前国续风土记》载此时道雪乘马)率队冲入敌阵营中,毛利军此时无法敌挡一时遭受败战,后撤退于立花山城,是役为堪称中世纪日本九州最大的合战“多多良滨合战”。

图片 9

永禄10年(1567年)道雪等大友军势于7月7日先后在短兵相接,矢雨如注的激战下攻陷高桥鉴种的岩屋城和宝满城,降服了高桥鉴种和筑紫广门,之后大友军进军至先前于7月11日至21日顽强抵抗大友军齐藤镇实攻势的秋月种实的秋月城,8月14日大友二万兵力于秋月城下的甘木、长谷山一带和种实一万二千兵对战,此时道雪在一日为数七场的战事当中七度持刀枪冲锋于敌阵讨取秋月方七位小有名气的武将,15日大友军再攻落秋月方的邑城休山茄子城,守将坂田诸正自刃,种实见状退守至古处山城,大友军则驻军于休松一地休息。9月3日,大友军阵中传来毛利军来攻的流言,大友军势因此开始撤退动作,秋月种实见机引兵一万二千打算奇袭道雪,但是道雪一早察知率所部三千兵做迎击态势并设置虚旗,击散秋月先锋军内田善兵卫和秋月治部更突崩中备军绫部骏河五千骑,虽然秋月治部一度重整二千兵攻击道雪本阵并讨死道雪部将十时惟忠,但秋月种实此时见到道雪所摆之嘘旗误以为大友援军来袭因而撤退。(此战于户次军谈中,记载道雪乘马奋战,故此时双足应还健全。)

出生

“九月,大友的支柱,老将立花鉴连于高良山阵营中卒去。有如诸葛孔明丧于五丈原般,高桥镇种护送灵柩归还筑前,秋月之兵没有邀击,岛津之军亦无追击,乃是因为名将之死丧,而无人乘机做出卑弊攻击之事。鉴连之殁,享年于七十二。作为大友家先阵数度拆散毛利军,乃是鉴连身在筑前之故,肥前龙造寺隆信也对鉴连宁以送赠厚待而不愿干戈,岛津氏亦忌惮鉴连,有如源赖朝忌惮藤原秀衡一般。鉴连存活之时,岛津义久难取大友,而鉴连死后,大友丰后便有如熟透的柿子般轻易取得。”

图片 10

图片 11

后世的人们褒称他为”西国无双、不败的奇将、武神、常胜将军”。

击退毛利军后的大友军继续实行攻打龙造寺隆信的计划,于元龟元年(1570年)大友六万大军包围了佐贺城,这时道雪因为包围时间甚久导致筑前势力不稳而早先向宗麟提议撤军,8月20日大友军总大将宗麟之弟的大友亲贞遭到锅岛直茂的夜袭被成松信胜夺去了首级,大友军失去主将而接连撤退,这时道雪以殿军防备阵势抵挡追击;此战大友军战死者二千人以上,遂因此败退回领地。

图片 12

天正12年(1584年)3月龙造寺隆信于冲田啜之战对上岛津军战败身死,大友家为此趁机出兵想夺回筑后,以宗麟次子大友亲家、三子大友亲盛率丰后大友军7千人进攻筑后猫尾城的黑木实久,实久则联合龙造寺军共2千余人在猫尾城与高牟礼城笼城抗战,经过了一个月大友军仍然无法攻落,大友家第二十二代当主大友义统为此要求道雪与高桥绍运出兵,两军于8月18日以绍运2千人为先阵、道雪3千人为后阵出发,绍运在渡过筑后川击灭秋月家武将芥田兵库50余人后与道雪越过鹰取山,并以由布惟信为殿军,途中又遭到敌兵以铁炮伏击,最终被道雪和绍运击退败逃。(传闻此时道雪才以坐在”舆”上行军)

宽永14年(1637年)爆发岛原之乱,宗茂在战事后期被任命前往辅佐总大将松平信纲,负责战略面的指挥,预言了敌兵偷袭夺粮的行动并做出预备措施,并且于有马城(原城)攻城时展现了昔日的勇姿,参阵的诸大名以武神再临赞叹当时的宗茂。最后宽永19年(1642年)于江户下屋敷因胃病死去,享年76岁,法名”大円院殿松阴宗茂大居士”葬于江户下谷广德寺,之后移葬柳川藩福严寺。天明年间和养父道雪、妻訚千代一起被后代祀奉在柳川境内的三柱神社,文政3(1820年)年受赠神号”松阴灵神”。

天正7年(1579年)4月初秋月种实联合筑紫广门和丰前国人城井、长野、千手、斋藤、上原及筑前国人宗像、麻生、原田等氏反叛,大友宗麟为此派出丰后的家老志贺道魁率筑前国人小田部镇通、大津留镇正二千余攻进秋月家石坂一地,却遭到埋伏奇袭,绍运因此和道雪出战救援了志贺等将。7月18日龙造寺隆信以武勇出众的次子江上家种联合原田亲秀率军攻打大友家臣小田部镇元的安乐平城(荒平城),小田部家的武将大教坊兼光背叛了镇元,并包围了镇元于前线抵挡的池田城且发动夜袭,不过在镇元以及镇守鹭岳城的大鹤宗云之弟大鹤宗逸奋战下大教坊一族85人反而全员战死,同日龙造寺军又再次包围池田城,虽然大鹤宗云联络到立花道雪以十时连贞为援军,但是赶不及龙造寺军的激烈攻势,安乐平城于9月11日被攻陷,立花军仅能救走镇元遗下的次子统房。
期间于7月27日,秋月、筑紫联军又偷袭大宰府,道雪联合绍运将其击退。8月14日派出家臣足立直氏救援食粮不足,大友方柑子岳城的木付鉴实,于归路中在生松原一地和原田氏激战,同月,宗像、麻生、原田等反大友联军于多多良川左岸的箱崎攻入领地,也被道雪击退。1579年9月18日道雪联合绍运攻入宗像家领地的鞍手郡。1579年岳城,因为高桥绍运出兵于山田山和隆信对阵为大鹤宗云的后援而使大田、筑紫两将撤退,但1579年11月15日筑紫广门又派兵游击侦查,绍运因此镇守于岩户一带监视,同时秋月种实偷袭岩屋城,绍运因此回军岩屋并于半路打击筑紫势的追击,重整岩屋城的兵力后于高尾山对战四千秋月军,秋月军因绍运的火攻而有部分撤退,同时道雪出阵牵制筑紫军并和绍运夹击令其败退,终令大鹤宗云脱险。

永禄12年(1569年)因其父吉弘镇理继承高桥家,年约3岁的千熊丸也因此移住筑前宝满城,往后在山间接受镇理不时的体力锻炼以及合战模拟。
不过因为镇理长于军事行动无暇照顾千熊丸,便托其兄吉弘镇信以及家中武誉极高的老将足利弥平次为其教育。当千熊丸6岁时,要求必须打败比自己大四岁的人,打败后,再打大六岁的,又打败后,再找大八岁的,直到打败大15岁的才告一段落,并且能轻易使弓射落10米远的小鸟;文学方面,要求每看一本书便要去跟明白这本书的人反覆简述其大纲,之后又进行背诵,直到能用书中的例子说服别人为止,另外让千熊丸接触外来事物如铁炮和孙子兵法,也让千熊丸学习自己有兴趣的书道,更长于山野中熟习花草名称用途,在他们的教育下,千熊丸八岁便能拉开筑前一地所有的弓,辩论和见识也远超过同龄人。并且由于生长之地近于筑前国际良港博多津,在常于商业交易的伯父吉弘镇信的关系下也认识如岛井宗室、神屋宗湛等商道茶人,由此学习茶道以及从中探知日本各大名的情势。

天正8年(1580年)2月,龙造寺隆信联合秋月、筑紫、原田、草野2万军力进逼筑前西南边境的生松原,2日道雪率十时连贞于早良郡讨伐支持龙造寺家的乡士(传闻此战也是立花宗茂的初阵),3日于月隈村筑砦,16日对丰后诸将发出有名的“九条檄文”。3月,因为宗像氏贞与大友家合议,氏贞将其妹色姬嫁给道雪,并割部分领地为嫁妆,此时道雪58岁,色姬25岁。7月,道雪与龙造寺隆信合议,筑前西9郡龙造寺领,东6郡大友领。9月,道雪和绍运于穗波一带击退秋月种实。

立花宗茂是吉弘镇理(高桥绍运/镇种)的长子,出生于丰后国国东郡都甲庄长岩屋的笕城中的吉弘居馆,婴儿时期体格巨大,祖父吉弘鉴理因而给其取幼名为千熊丸。

图片 13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永禄5年(1562年)大友义镇因为败战以及家中信仰问题而剃发入道号“宗麟”,鉴连也跟随出家入道号“麟伯轩道雪”,不久道雪被任命为筑后方分,领有筑后赤司城。同时宗麟赠送黄金五十两给予幕府,控诉毛利毁约之举,希望足利义辉将军出面和议,一方着手进行连络毛利家背后的尼子义久打算准备夹击毛利家。9月,鉴连又随大友军进攻丰前毛利方重臣天野隆重镇守的松山城,于丰前苅田着阵,并于上毛郡防范毛利方的夜袭,13日于松山城后的海岸与毛利军激战,10月13又抵抗毛利军于柳浦一地集体的攻击,此战鉴连讨取了冷泉元丰、桂兵部大夫、赤川助右卫门三位毛利方大将,11月19日大友军再次强攻松山城,两方互有重大死伤。永禄6年(1563年)1月,因松山城是个倚海难攻的要害久攻不落,大友军最终撤退。27日道雪接见足利义辉于丰前进行“丰艺和谈”。5月两家终于谈合,毛利家保有门司城,交回松山城于大友,并将香春狱城毁坏,退出九州并停止对丰筑诸豪族的援助。

图片 14

天正6年(1578年)大友家于耳川大败于岛津家,使的大友家逐渐式微,筑前国人如秋月、原田、宗像、草野等再次大规模反叛,12月3日,秋月种实联合筑后豪族问注所鉴景、筑紫广门约4~5千人攻击岩屋、宝满城因为高桥绍运的防战未果,后于4日在柴田川和立花高桥军对峙,因为立花高桥军的兵力过少而再交战不久便撤退至山野之中,此时种实于晚上追击,反被立花高桥军埋伏夹击败战,退回了居城。同年12月,龙造寺隆信侵入筑前进攻宝满、立花城,道雪配下的由布惟信、十时连贞、安东家忠、高野大膳因转战立功而一同被合称“立花四天王”

天正15年(1587年),在丰臣秀吉的九州征伐中担任“筑前军事总指挥”挂名统率如毛利辉元、小早川隆景的数万大军仍表现活跃,于4月初以先锋军先于秀吉本队南下接连攻落肥后南关、山鹿、小代、隈本、相良、阿苏、合志竹迫城、赤星菊池郡、有动宇土城、和仁玉名郡等地,当中和仁亲实委托统虎提出降伏,统虎于是上呈秀吉,但当时的秀吉因为接连攻陷城池之势不打算理会和仁亲实的降服,统虎以:“既然自身答应了对方的请求,若无法达成将有损武士信义之面目,不如将自身杀了。”迫使秀吉答应此事。

家督继承

随后宗茂和佐佐成政于1587年12月26日攻下了隈部亲永的城村城,而隈部亲永一族12人于翌年被秀吉下令处死,宗茂为了隈部一族的武士名誉,于5月27日在柳川城的“黑门”挑选手下12人与隈部一族12人单挑,被称为“黑门放讨”结果隈部12人光荣战死,担任监察役的浅野长政目睹过程后在震惊之馀当场佩服其气概,而秀吉听闻宗茂的做法,便说:”真不愧是立花”(さすがは立花である)。

同年11月12日,宗像氏贞的家臣因为秋月家的拉拢而反叛大友家,于13日袭击了正在归路中,立花家以荐野增时、由布惟信、小野镇幸、立花镇实、内田镇家等的救援鹰取城的运粮部队,立花家臣足立式部战死,而敌方则是全灭,是为小金原之战(立花家称清水原之战),道雪为此背信之举大怒。

而据《北肥战志》统虎更接着出兵筑前西边,袭击早良郡一带之曲渊房助和副岛放牛镇守的饭盛城等龙造寺方的城砦,令周遭敌对势力感到立花山城虽然道雪不在以及兵少,但仍有足够实力应付敌势的错觉。

天正13年(1585年)2月龙造寺家晴于柳川城率军出战布阵于中牟田,秋月、长野、城井等筑前国人对筑前方施加压力,龙造寺军也于4月18日以后藤家信(龙造寺隆信三子)为首率8千人于筑后川压迫,此时丰后大友军来援与道雪绍运分为两军对抗,道雪和绍运于筑后川和宝满川交接处的小森野对抗了后藤家信和筑紫广门,在绍运和道雪施展拿手的“奇正战法”后击败了敌军,讨取数百敌兵首级,不久龙造寺政家又率3万余大军于高良山,道雪和绍运联合丰后大友援军朽纲宗历与之对战,在绍运的挑衅下龙造寺军遭到道雪配下的由布惟信和小野镇幸的侧面突击而大败,损失2百80余人。

最后宗茂于年底11月26日才和小早川秀包共同突破明、朝鲜军的海上封锁为最后狼狈逃回日本。

永禄8年(1565年)6月,筑前有“西大友”之称的立花鉴载反叛大友家,道雪奉命讨伐于7月4日攻落其居城立花山城,之后在宗麟惜其家系下没有将其杀灭,令鉴载继续为立花山城主。

同年统虎以立花继承人的身分于11月6日,大友宗麟为了援助被秋月种实、问注所鉴景夹击的家臣朽网鉴康(朽网宗历、宗历),而受命随道雪、绍运出阵,两军共率5千兵力再次对秋月氏的嘉麻、穗波一带攻略,当立花高桥军收到丰后的大友军将于原鹤一带迎击秋月军后,于回军途中遭到秋月氏的追击,立花高桥军利用地形于八木山附近的石坂埋伏,两军的激战使立花高桥军损失3百馀人,秋月军死伤7百60人,当地因而被称作千人冢,此战是为润野原合战(许多史料因同战地而常与石坂之战溷淆,秋月方史料则记为八木山合战)。

图片 15

关原之战

7月23日立花势因为道雪的调略而令立花家臣野田右卫门大夫背叛为内应,立花鉴载因而兵败离城脱逃后自杀,而原田亲种,卫藤尾张守以及清水宗知则往中国毛利家方面退却,立花山城则交由臼杵镇氏(臼杵近士兵卫)暂时代守。7月29日道雪等大友军将致力于筑前反大友势力的扫讨,原田亲种,卫藤尾张守以及清水宗知于8月2日突然又夺下了立花山城,道雪再次和鉴理、鉴速反击,道雪于8月14日于生松原先击破了原田了荣的军势后,会合大友军于立花山城下共击敌军,并往芦屋方面追击讨杀了卫藤尾张守并将亲种射落马下,敌军皆因为道雪的夹击攻势而做四散逃,道雪自军并讨取3百余人,这时为了救援原田亲种的原田亲秀又率3千和道雪激战,结果不敌道雪军而损失多位家臣而败退,另外清水宗知则仅剩20余人乘船回了毛利领地。8月19日,秋月种实终于因为失去了毛利家的援助而降服大友军。11月25日,道雪从筑前山隈城移动到高良山下的富本(问本)城,28日,道雪为了确保筑后国人问注所鉴丰不参与筑前国人反乱,娶了鉴丰之妹仁志姬为正室。

最后于日军撤退时,在宗茂的号招下,一方面于固城集结弟弟高桥统增、小早川秀包、寺泽广高、共七千兵力,一方面连络岛津义弘、宗义智的一万一千日军分乘军船五百艘随立花军援救被海陆围困在顺天城的小西行长,途中于露梁海战和明、朝鲜水军的李舜臣、陈璘等激战,被大败之。据《谷田六郎兵卫觉书》载,立花家臣池边贞政(池边彦左卫门,池边永晟之弟)立下一番乘踏入陈璘的战船,但却反遭串刺战死。

图片 16

撤退到大阪城后,宗茂对毛利辉元提出在大阪笼城对抗东军的计划,可是辉元却已答应家康的劝降而拒绝,宗茂愤而领军回柳川。途中遇到有如杀父仇人的岛津军只余约八十人一同等待乘船,立花家臣有人提议不如趁机报杀父之仇,然而宗茂却斥责说[趁其不备而讨杀乃是武家之耻],并对岛津义弘声明[你我两军都是丰臣军,我不会计较以前的仇恨,请安心登船吧!]义弘则向宗茂提出一同前往萨摩抵抗东军的提议,但是宗茂却回答:“放弃自身城池,前往他人的领地作战在立花家训是不允许的。”义弘因此由衷佩服宗茂,并且回领地后派出重臣新纳忠元率一万兵力往柳川为援军(但是柳川开城三日后才到达)。

义镇的忠臣

永禄12年八月十三(1569年9月23日)(此说因为和宗茂之妻立花訚千代生年、月、日相同,因此可能为误记。)

“道雪的遗体由1000兵运送往立花城,国中有野心的武士听闻后都开阵让路,没有射出任何一支弓矢。”

11月,宗茂回归柳川后随即遭到途中叛变到东军的锅岛直茂的侵攻,而黑田孝高(黑田如水)也在一旁打算坐收渔翁之利。领地遭到侵入而不还击是武士的耻辱,但是天下大势已趋向家康,亲自出阵对抗的行为等于不服家康,实为不智之举,因此宗茂为了武家的意地以及对家康表示臣服,自己只坐镇在城中运筹帷幄,指挥一万三千的兵力,在柳川领地周边的城砦和河口配置了坚固的防卫线,并派家臣团出战。
宗茂命家老小野镇幸为总大将,率一千三百余人于江上八院一带封住锅岛三万二千的大军,然而激昂的立花军先锋坏了军令擅自开战,虽然立花军冲破锅岛12段军阵当中的9段,然而以立花统次为始,为了救援以必死之势突击的先锋安东久照、石松政之而率第2阵断后的立花镇实和其次男立花亲雄(善次郎.17岁)、新田镇实、第3阵的年轻武者十时惟久(新五郎.16岁)皆陆续战死,锅岛军则发生先锋锅岛茂忠命危,返回本阵五反田才得以收拾军势的情况,可说是军势大乱凭人数优势作战,虽然锅岛军包围小野镇幸的本阵,但在其拼死奋战下没能歼灭,最后本在战场西方监视黑田军动向的立花成家率三百兵力侧面奇袭溷乱了锅岛军使锅岛军逐渐撤退,一方面掩护小野镇幸撤退结束了此战,结果立花方损失三百馀人,锅岛也付出二百馀人的牺牲者。
之后因为黑田孝高、加藤清正率军加入柳川城的包围而转为笼城,同时宗茂受到好友加藤清正的说降,在与重臣连番考虑下,宗茂因为顾虑到柳川领民的安全,终于开城交出城池。

19日两军到达高牟礼城,随即寝返黑木家老桩原氏部,氏部并于24日开城,龙造寺援军的土肥岀云因此离城逃去。此时猫尾城已被孤立,道雪和绍运开始对黑木家同族的川崎重高防守的犬尾城攻略,并在城岛城巡逻,不久开始进攻猫尾城,在桩原氏部的带领下9月1日攻下了猫尾城,黑木实久则自杀身亡。此后又接连攻下蒲池镇涟的山下城以及筑后各处的小城如谷川城、边春城、兼松城、山崎城还有田尻鉴种的鹰尾城,大友军终于展开对九州筑后有名的坚城“柳川城”的攻略,大友军在连翻攻击下未能攻下此城,道雪遂于10月3日移阵至高良山,4日改攻笼城于发心岳城的草野镇永和问注所鉴景并烧毁竹井城,之后于年底又回阵高良山时,大友亲家和亲盛却因长期战阵在外以疲倦为由退回丰后,仅留下立花高桥军于筑后。

图片 17

筑前镇压战

天正8年(1580年)2月2日,道雪率十时连贞于早良郡讨伐支持龙造寺家的乡士(传闻此战也是立花宗茂的初阵)。天正9年(1581年)龙造寺隆信联合筑紫广门、原田隆种终于攻下位于立花山城西南边,大友家筑前五城之一大鹤宗云的鹭岳城,而于7月27日进军至大宰府并以筑紫广门联合秋月种实侵略筑前岩屋城,统虎之父高桥绍运与之对峙,并联合立花家援军竹迫统种、荐野增时于观世音寺之战将其击退,但统种等立花家臣战死甚多。此战后于同日绍运和立花道雪侵攻秋月氏的嘉麻、穗波一带,此战秋月方的井田亲之率5千馀人出击,以其子井田亲氏为先锋军迎战,两军于穗波郡八木山的石坂一带展开战斗,此时绍运以弓、铁炮、长枪队分三段布置于坂上,正面迎击秋月军,秋月先阵7百人崩坏后绍运以3百人突击,手持大长刀左突右回于千人的敌阵当中,此时原先隐兵于松林之中的道雪突然杀出夹击秋月军,当中立花家臣十时连贞更单挑讨取了井田亲氏,而此石坂之战也是统虎普遍被认为的初阵,于当时穿着萌黄色的唐绫縅铠甲、头戴银色锹形前立兜、腰配黄金鹿皮太刀、身背装满箭矢的弓筒并手握涂笼之弓、脚跨栗毛马。此战统虎率领3百人埋伏后带领150骑出战,偷袭箭射敌大将堀江备前更单挑压制对方,并让功给家臣荻尾大学而讨取了堀江首级,初阵便获得了家臣的信任,并且令道雪正式兴起迎统虎为婿养子的念头。

图片 18

天正13年(1585年)3月,在养父道雪实父绍运出兵筑后之时,统虎以19岁之龄仅以千馀兵力守城。秋月种实见立花山城兵少便率八千大军来攻,统虎面对秋月八千大军,决定率5百兵力分三队夜袭秋月军,原先家臣们皆反对以小军势出战,应当以立花山城之坚固抵挡,但宗茂回答:“如果你们不想去的话也没有关系,由我自己去击退敌军便是。作战并非是由数量决定胜败,而是要用出其不意的行动、奇策,如此一来将不会有不胜之事。”于是先以家老米多比镇久率百馀名兵力绕到秋月军后方,佯攻秋月家居城古处山城,引诱了秋月军部分兵力追击,这时统虎和家老荐野增时率一百五十兵力以火计夜袭秋月本阵,造成秋月军前后溷乱,甚至自相残杀。一方,家老十时连贞也隐兵于森林中率兵从侧面突入,镇久也绕回来夹击,秋月方大败损失三百馀人,后种实内通立花家臣樱井兄弟暗中谋反,然而却被统虎识破,平定了谋反的两人,种实见内应失败而改以小军势妨害耕作破坏农田等,但都被统虎逐次击退,秋月军岁放弃攻城狼狈退回领地。而此战后也令原先有丢失城池觉悟的道雪和绍运松了一口气,统虎也受到道雪的称赞,不过却受到绍运的斥责(理由是因为轻率出城。)

天文19年(1550年),大友义镇(大友义鉴嫡子/宗麟)的叔父菊池义武,和师傅入田亲诚,对义镇感到不悦,因此怂恿大友义鉴转立义镇的异母弟塩市丸为下任家督并废黜义镇的继承人地位,大友义镇为此情断义绝,于2月10日与重臣津久见美作守、田口藏人袭击了大友义鉴的居所,史称“二阶崩之变”大友义鉴、义鉴之女、塩市丸和他的生母,以及侍女皆一同被杀尽,事变后大友义镇成为了大友家第二十一代当主。

天正6年(1578年)12月,龙造寺隆信侵入筑前进攻宝满、立花城,于《宽永诸家系图传》、《立花事实记》记述此战统虎以12岁之龄初阵。

少年初阵

庆长元年(1596年)受领秀吉赏赐的京都聚乐第中一栋豪华的住所,与妻訚千代共同前往居住,但不久后在秀吉担心宗茂无继承人的情况下以细川忠兴引荐了矢岛秀行(传足利义昭过继给近江矢岛氏之子)之女八千子为侧室,更提拔八千子之弟矢岛重成为立花家老,訚千代为此愤慨因而和宗茂分居,移往柳川城南方边境的宫永居馆。

筑肥丰转战

图片 19

弘治2年(1556年)6月3日,鉴连于丰后海边讨伐内通毛利氏的住民齐藤小左卫门、小原本庄。

并且在这时期因为和小早川秀包时常担任先锋的缘故,宗茂认小早川隆景为义父,和小早川秀包结为义兄弟,并和秀包一同受领羽柴姓、从四位下侍从的官位,人称“羽柴柳河侍从”并赐姓丰臣,成为第一批秀吉的谱代众。[3]。天正18年(1590年)参加由秀吉响应的小田原征伐,在岩榇,江户地区参阵,战后秀吉在一次大会中于诸大名的面前称赞“东有本多忠胜为天下无双的大将,西有立花统虎为天下无双的大将,为东西一双的名将”(东に本多忠胜という天下无双の大将がいるように、西には立花统虎という天下无双の大将がいる)。

天正10年(1582年)2月,因原田信种联合秋月种实、宗像氏贞、筑紫广门于筑前西南边境的那珂郡岩户乡攻落大友方的山田民部丞镇守的砦(猫峠城),并且引起早良郡山门村的乡士反叛暴动,在立花道雪平息暴动于归路中与原田军在生松原遭遇引发铁炮战,由于势力众多一时无法排除,立花军在道雪于小金原一事无法息怒之下先于3月16日派小野镇幸、由布惟信侵攻宗像许斐山城周边的八并村,4月16日才前往那珂郡岩户乡驱逐秋月、原田、宗像的约2千联军,此战立花军仅一千5百军力分道雪、由布、小野三队为本队进攻,统虎和荐野率五百兵为伏兵,道雪本队在危急之时因统虎的策略终于击退原田势,随后让统虎率荐野增时、立花成家、
小野镇幸、由布惟信共1千骑驱逐正再岩户一带的岩门庄久边野筑砦的原田势武将笠兴长3百兵,讨取了1百50人并追击至早良郡。

丰臣时代

岛津萨摩藩士伊贺仓俊介于《鹿儿岛外史》如此记述:

终于对其才能感到可惜的德川家康于庆长9年﹝1604年﹞2月透过本多忠胜招唤宗茂,于7月25日揭见家康受任将军幕府的御书院大番头(将军的亲卫队长)领5千石,庆长11年(1606年)1月3日家康打算给宗茂陆奥棚仓的领地,但因将军之位已让于德川秀忠,因此于9月上旬宗茂会见秀忠后,于11月11日正式给予陆奥棚仓一万石复归大名身分,更于庆长15年(1610年)7月25日加增至三万石。

4日未明,秋月种实四千兵乘着风雨之夜夜袭大友军吉弘鉴理、臼杵鉴速的阵营,大友军一度陷入混乱,期间发生自相残杀的惨况,道雪见状吞下正在食用的饭团,急令家中大将由布惟信、小野镇幸等人分兵驱敌,并率自军为殿后援助吉弘、臼杵等军撤退,更持刀枪冲入敌军中振奋反击士气,激励了大友诸将而开始反击,终使秋月军转由胜转败而撤退,并传闻此战的道雪被称为“鬼道雪”,然而此战道雪也失去了五位亲族,分别为叔父亲久、弟弟鉴方、堂弟鉴比(鉴方及鉴比皆有同为鉴坚的名字,于各项记载此战之文书中常被混淆)及堂叔父亲繁、亲宗。

图片 20

弘治3年(1557年),大友义镇对倔强不服的筑前国人秋月文种,肥前国人筑紫惟门发动攻势,于7月令鉴连合高桥鉴种、臼杵鉴速以及吉弘、田北、志贺、一万田、吉冈、田村、佐伯、朽网、小原等将共约二万前往征讨,鉴连不负义镇所望于7月7日接连攻下了文种的古处山城和惟门的胜尾城,使得秋月文种成为浪人并降服了筑紫惟门,至12日平定了部分筑前和肥前地区。同年大友家与毛利家签定合约,令毛利家承认大友义镇之弟大内义长于北九州的领地为大友领有,并且不得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