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江铁鼓王_将相传说,清江铁鼓王

明朝中叶,倭寇在浙江沿海横行无忌,特别是盘踞在屿口的倭寇头目川平太郎,联合海盗赵正南一伙,在清江一带烧杀掳掠,无恶不作。明廷派遣名将戚继光前去征剿,戚继光一边火速进军,一边招兵买马。

明朝中叶,倭寇在浙江沿海横行无忌,特别是盘踞在屿口的倭寇头目川平太郎,联合海盗赵正南一伙,在清江一带烧杀掳掠,无恶不作。明廷派遣名将戚继光前去征剿,戚继光一边火速进军,一边招兵买马。
这日,戚继光率领大军到达清江,哪知碰上江南的梅雨天气,道路湿滑,运送大军辎重的马车翻倒了。别的倒不要紧,军中的战鼓碰在了一块尖石上,戳了个大洞。军队作战,没有战鼓振奋士气、鼓舞军威,那可是大大的不利。
戚继光听到这个消息,蹙起了眉头,现在军情紧急,又去哪里再寻一面战鼓呢?他身边的一个廖参将正好是本地人,上前说:“将军,末将听说前面不远处的一个村子,有个姓铁的匠人,善于制鼓,人称‘铁鼓王’,我们可以去他那里问问。”戚继光点了点头,吩咐军队原地待命,他和廖参将一起骑马前去。
到达村口,戚继光举目一瞧,一间普通的草屋门前,一个中年壮汉正在箍一面大鼓,手艺十分精熟。廖参将上前问道:“喂,你就是‘铁鼓王’?”中年壮汉抬起头,见廖参将态度傲慢,冷笑一声,便不再搭理。廖参将心头火起,正欲发作,戚继光摆了摆手,跳下马来,深施一礼说:“我们是抗倭的大明军队,只因战鼓毁坏,想请先生赶制一面。”
中年壮汉打量了戚继光几眼,见其铠甲锃亮,英武不凡,惊喜地问:“你莫非是戚将军?”戚继光含笑点点头。中年壮汉立即停下手中的活计,拍拍胸膛说:“我‘铁鼓王’最佩服将军你了,一直希望投在将军的帐下杀倭寇。”说着一脚踢开正在制作的大鼓,“这些普通的皮鼓哪配在戚家军里使用,我曾制过一面铁鼓,正好可为将军杀敌壮声势。”
铁鼓王转身回屋,抬出一面硕大的鼓来。只见鼓架全是用铁条箍的,连鼓槌也是铁打的。铁鼓王兴奋地说:“这鼓重达七十斤,一般人可擂不响,鼓声铿锵有力,声震十里。”怕戚继光不相信,铁鼓王抡起鼓槌,两三下便觉震耳欲聋,雄浑激越。戚继光不禁赞赏道:“铁鼓之名果不虚传。”铁鼓王拱拱手说:“如若将军不弃,在下愿意携此鼓为将军扬威。”戚继光大喜过望,说:“求之不得!”
几日之后,川平太郎听闻戚家军已至清江,想趁戚家军立足未稳,杀个措手不及,连忙纠合队伍,主动向戚家军出击。戚继光毫不示弱,也摆开阵势迎敌。
两军对垒,川平太郎一挥手,摆开了一溜大鼓,鼓声震天。铁鼓王不慌不忙,在阵前架起那面铁鼓,赤着上身,手中的鼓槌如雨点般落下,只闻铁鼓铮铮,盖过了倭寇的鼓声。戚家军的兵将顿时气势如虹,人人奋勇杀敌,加之戚继光指挥若定,把倭寇杀得溃不成军。川平太郎吓破了胆,灰溜溜地逃回了老巢屿口。
此番大获全胜,戚继光冲铁鼓王一伸大拇指说:“先生的铁鼓真乃惊天地泣鬼神。”铁鼓王呵呵笑道:“我这擂鼓法也有讲究,甭管轻重缓急,都是一左一右,左右槌分量不同,声音自然也不同,混乱不得,否则就没有这么大的声威。”
赵正南见到逃回屿口的川平太郎,知道是吃了败仗。这赵正南为人狡诈,以前也是明军的一员战将,后来犯了军法被革职,沦为了海盗,被川平太郎拉拢入伙。川平太郎猛灌了几口酒压惊,气呼呼地说:“没想到戚家军中有如此奇人,竟能擂一面铁鼓,那鼓声简直摧人胆魄。”赵正南沉思着说:“我听过这个人的大名,都称他作‘铁鼓王’。”川平太郎搓搓手说:“我手下要是有这样的人,又何惧那戚继光。”赵正南轻轻一笑,说:“川平君要得到此人并不难,我有一计。”说着附在川平太郎耳边低语了一阵,听得川平太郎连连点头。
这日,铁鼓王走出大营,准备回家里看看。刚至半途,后面追来一队官兵。为首的军官朝铁鼓王拱拱手说:“铁先生,戚将军命我等来请,有事相商。”铁鼓王见这个军官有些面生,心里嘀咕了一下,不过既然是戚继光的命令,不敢怠慢,转身往回走。
哪知军官伸手一拦,说:“戚将军不在大营,请跟我走。”铁鼓王暗暗起疑,戚继光向来治军严明,怎么可能不在营中坐镇,而要另外选一个地方?可在军官的催促下,又怕真个耽误事,只得纳闷地跟着走。
道路越走越偏僻,铁鼓王更生警惕之心,正待发问,只觉背后风声响起,一只麻袋兜头罩下。铁鼓王眼前一黑,来不及挣扎,头上又吃了一记闷棍,昏昏沉沉地倒了下去。
等铁鼓王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海岛上,面前站着川平太郎和赵正南。他顿时明白是中了倭寇的诡计,他们假扮官军,将自己掳来。铁鼓王恨透了倭寇,毫无所惧。赵正南皮笑肉不笑地说:“今番特请先生前来,是有一事相求。先生铁鼓绝技,何不也替我们制一面铁鼓?”铁鼓王冷哼一声:“白日做梦!”
川平太郎性子急躁,刷地拔出东洋刀架在铁鼓王的脖子上,威胁着说:“你敢不从,我砍了你的脑袋!”铁鼓王挺直了腰板,横眉冷对,倒把川平太郎看得心里发憷。赵正南制止住川平太郎,说:“我们怎可对贵客无礼?”边说边拍了拍手掌。
只见倭寇押着一群乡民朝他这里走过来,铁鼓王定睛一看,这些乡民都是同他一个村子里的,看来均是被倭寇掳来。铁鼓王怒目圆睁,咬牙切齿地说:“你们”
赵正南阴险地一笑,说:“我给先生五天时间,替我们制一面铁鼓。耽误一天,我就杀他们其中一人,怎么样?”铁鼓王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汉子,他一想着这些无辜的乡民因他而死,立马心如刀绞,但要替倭寇制铁鼓,那戚家军思来想去,铁鼓王狠狠地一咬牙,说:“我制铁鼓。”
不出五日,一面新的铁鼓就已制成,一试声响,果然威势惊人。赵正南哈哈笑道:“有了这面鼓,破戚家军易如反掌。”川平太郎一呆,疑惑地说:“此话怎讲?”赵正南胸有成竹地说:“我刚接到探子回报,戚继光把大军驻扎在会龙山口,那里地势虽然险要,但四面环山,是个死地。今夜我们倾巢出动,悄悄潜往会龙山,我担保明日定能生擒戚继光。”川平太郎一向以赵正南为军师,听他说得如此肯定,连忙调兵遣将。
倭寇趁夜从屿口渡海,到第二日清晨,神不知鬼不觉地潜上会龙山。远远望去,驻扎在山口的戚家军营帐一字儿排开。川平太郎见状急切地说:“你究竟有什么计策可破戚继光?倒是快说呀!”赵正南打量了一下形势,不理会川平太郎,对铁鼓王说:“铁先生,你就在正前方擂鼓,声音愈大愈好。”铁鼓王哼了一声,赵正南冷冷地说:“你若是不执行,那些可怜的乡民马上就变成刀下之鬼。”铁鼓王受到钳制,只得叹息着架起了铁鼓。
赵正南这才转过身,一指旁边一条小道,说:“川平君,这里有条小道通往十字岭,岭下就是戚家军的大营。铁鼓王一擂鼓,戚继光一定认为我们会从正前方杀出,等他率军赶来之时,我们派遣一支精兵从十字岭偷袭,火烧戚家军的大营。戚家军见大营被烧,势必军心大乱,仓促回营救火,我们再从前方出击。你想想,这里四面环山又无退路,戚继光岂不束手就擒!”川平太郎听完,猛地一拍大腿,说:“好个声东击西的妙计!”
而在一旁的铁鼓王听了,心里急得不得了,若不赶快将倭寇们的诡计传递给戚继光,只怕戚家军会有覆灭之危。可他自己也身陷囹圄,该想个什么法子呢?突然,铁鼓王的目光落在了鼓槌上,他的眼睛一亮,希望戚继光能听懂鼓声里的玄机。
铁鼓王擂响了铁鼓,咚咚鼓声直冲云霄。他左手擂八下,右手擂九下后,中间稍作停顿。为了不使倭寇起疑,铁鼓王拼命加快节奏,直擂得浑身汗如雨下。
一个时辰后,戚家军的大营却冒出了火光,铁鼓王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川平太郎和赵正南大喜,川平太郎命几名倭寇看住铁鼓王,拔出东洋刀,率众从前方杀出。
铁鼓王停住了手,眼睛里闪烁着泪光,他紧握住蹦槌,回头望着监视他的几名倭寇,准备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以全忠义。正在这时,只听“嗖嗖”几声响,那几名倭寇纷纷中箭倒地,从林木间闪出廖参将和一队明军。铁鼓王瞪大了眼睛,诧异地说:“你们怎么”
廖参将走上前说:“铁先生受惊了。自从先生莫名失踪,戚将军日夜担心。直到今日听到先生的铁鼓声,才知先生被倭寇掳去,戚将军立即命末将前来营救。”铁鼓王不解地说:“那大营的火”
廖参将哈哈笑道:“其实这把火是我们自己放的。倭寇的老巢在屿口,隔着海,我们缺少战船,难以征剿,于是戚将军想出了一个引蛇出洞的办法。他卖个破绽,在处于死地的会龙山口扎了一座空营,并将消息透露给倭寇的探子。戚将军料定倭寇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一定会登岸前来袭击,所以早早地在正前方布下了埋伏。只是没有料到倭寇会派出一支精兵从十字岭偷袭大营,幸亏铁先生的鼓声点醒了戚将军,左八右九,八九不离十,戚将军联想到了十字岭,立即做了布置。然后又故意放火烧了大营,引倭寇上钩,现在倭寇们恐怕一个都跑不掉了!”

一个时辰后,戚家军的大营却冒出了火光,铁鼓王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川平太郎和赵正南大喜,川平太郎命几名倭寇看住铁鼓王,拔出东洋刀,率众从前方杀出。

川平太郎性子急躁,刷地拔出东洋刀架在铁鼓王的脖子上,威胁着说:“你敢不从,我砍了你的脑袋!”铁鼓王挺直了腰板,横眉冷对,倒把川平太郎看得心里发憷。赵正南制止住川平太郎,说:“我们怎可对贵客无礼?”边说边拍了拍手掌。

赵正南阴险地一笑,说:“我给先生五天时间,替我们制一面铁鼓。耽误一天,我就杀他们其中一人,怎么样?”铁鼓王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汉子,他一想着这些无辜的乡民因他而死,立马心如刀绞,但要替倭寇制铁鼓,那戚家军……思来想去,铁鼓王狠狠地一咬牙,说:“我制铁鼓。”

几日之后,川平太郎听闻戚家军已至清江,想趁戚家军立足未稳,杀个措手不及,连忙纠合队伍,主动向戚家军出击。戚继光毫不示弱,也摆开阵势迎敌。

这日,戚继光率领大军到达清江,哪知碰上江南的梅雨天气,道路湿滑,运送大军辎重的马车翻倒了。别的倒不要紧,军中的战鼓碰在了一块尖石上,戳了个大洞。军队作战,没有战鼓振奋士气、鼓舞军威,那可是大大的不利。

铁鼓王擂响了铁鼓,咚咚鼓声直冲云霄。他左手擂八下,右手擂九下后,中间稍作停顿。为了不使倭寇起疑,铁鼓王拼命加快节奏,直擂得浑身汗如雨下。

廖参将哈哈笑道:“其实这把火是我们自己放的。倭寇的老巢在屿口,隔着海,我们缺少战船,难以征剿,于是戚将军想出了一个引蛇出洞的办法。他卖个破绽,在处于死地的会龙山口扎了一座空营,并将消息透露给倭寇的探子。戚将军料定倭寇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一定会登岸前来袭击,所以早早地在正前方布下了埋伏。只是没有料到倭寇会派出一支精兵从十字岭偷袭大营,幸亏铁先生的鼓声点醒了戚将军,左八右九,八九不离十,戚将军联想到了十字岭,立即做了布置。然后又故意放火烧了大营,引倭寇上钩,现在倭寇们恐怕一个都跑不掉了!”

铁鼓王转身回屋,抬出一面硕大的鼓来。只见鼓架全是用铁条箍的,连鼓槌也是铁打的。铁鼓王兴奋地说:“这鼓重达七十斤,一般人可擂不响,鼓声铿锵有力,声震十里。”怕戚继光不相信,铁鼓王抡起鼓槌,两三下便觉震耳欲聋,雄浑激越。戚继光不禁赞赏道:“铁鼓之名果不虚传。”铁鼓王拱拱手说:“如若将军不弃,在下愿意携此鼓为将军扬威。”戚继光大喜过望,说:“求之不得!”

到达村口,戚继光举目一瞧,一间普通的草屋门前,一个中年壮汉正在箍一面大鼓,手艺十分精熟。廖参将上前问道:“喂,你就是‘铁鼓王’?”中年壮汉抬起头,见廖参将态度傲慢,冷笑一声,便不再搭理。廖参将心头火起,正欲发作,戚继光摆了摆手,跳下马来,深施一礼说:“我们是抗倭的大明军队,只因战鼓毁坏,想请先生赶制一面。”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清江铁鼓王

戚继光听到这个消息,蹙起了眉头,现在军情紧急,又去哪里再寻一面战鼓呢?他身边的一个廖参将正好是本地人,上前说:“将军,末将听说前面不远处的一个村子,有个姓铁的匠人,善于制鼓,人称‘铁鼓王’,我们可以去他那里问问。”戚继光点了点头,吩咐军队原地待命,他和廖参将一起骑马前去。

不出五日,一面新的铁鼓就已制成,一试声响,果然威势惊人。赵正南哈哈笑道:“有了这面鼓,破戚家军易如反掌。”川平太郎一呆,疑惑地说:“此话怎讲?”赵正南胸有成竹地说:“我刚接到探子回报,戚继光把大军驻扎在会龙山口,那里地势虽然险要,但四面环山,是个死地。今夜我们倾巢出动,悄悄潜往会龙山,我担保明日定能生擒戚继光。”川平太郎一向以赵正南为军师,听他说得如此肯定,连忙调兵遣将。

赵正南见到逃回屿口的川平太郎,知道是吃了败仗。这赵正南为人狡诈,以前也是明军的一员战将,后来犯了军法被革职,沦为了海盗,被川平太郎拉拢入伙。川平太郎猛灌了几口酒压惊,气呼呼地说:“没想到戚家军中有如此奇人,竟能擂一面铁鼓,那鼓声简直摧人胆魄。”赵正南沉思着说:“我听过这个人的大名,都称他作‘铁鼓王’。”川平太郎搓搓手说:“我手下要是有这样的人,又何惧那戚继光。”赵正南轻轻一笑,说:“川平君要得到此人并不难,我有一计。”说着附在川平太郎耳边低语了一阵,听得川平太郎连连点头。

倭寇趁夜从屿口渡海,到第二日清晨,神不知鬼不觉地潜上会龙山。远远望去,驻扎在山口的戚家军营帐一字儿排开。川平太郎见状急切地说:“你究竟有什么计策可破戚继光?倒是快说呀!”赵正南打量了一下形势,不理会川平太郎,对铁鼓王说:“铁先生,你就在正前方擂鼓,声音愈大愈好。”铁鼓王哼了一声,赵正南冷冷地说:“你若是不执行,那些可怜的乡民马上就变成刀下之鬼。”铁鼓王受到钳制,只得叹息着架起了铁鼓。

等铁鼓王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海岛上,面前站着川平太郎和赵正南。他顿时明白是中了倭寇的诡计,他们假扮官军,将自己掳来。铁鼓王恨透了倭寇,毫无所惧。赵正南皮笑肉不笑地说:“今番特请先生前来,是有一事相求。先生铁鼓绝技,何不也替我们制一面铁鼓?”铁鼓王冷哼一声:“白日做梦!”

这日,铁鼓王走出大营,准备回家里看看。刚至半途,后面追来一队官兵。为首的军官朝铁鼓王拱拱手说:“铁先生,戚将军命我等来请,有事相商。”铁鼓王见这个军官有些面生,心里嘀咕了一下,不过既然是戚继光的命令,不敢怠慢,转身往回走。

此番大获全胜,戚继光冲铁鼓王一伸大拇指说:“先生的铁鼓真乃惊天地泣鬼神。”铁鼓王呵呵笑道:“我这擂鼓法也有讲究,甭管轻重缓急,都是一左一右,左右槌分量不同,声音自然也不同,混乱不得,否则就没有这么大的声威。”

铁鼓王停住了手,眼睛里闪烁着泪光,他紧握住鼓槌,回头望着监视他的几名倭寇,准备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以全忠义。正在这时,只听“嗖嗖”几声响,那几名倭寇纷纷中箭倒地,从林木间闪出廖参将和一队明军。铁鼓王瞪大了眼睛,诧异地说:“你们怎么……”

赵正南这才转过身,一指旁边一条小道,说:“川平君,这里有条小道通往十字岭,岭下就是戚家军的大营。铁鼓王一擂鼓,戚继光一定认为我们会从正前方杀出,等他率军赶来之时,我们派遣一支精兵从十字岭偷袭,火烧戚家军的大营。戚家军见大营被烧,势必军心大乱,仓促回营救火,我们再从前方出击。你想想,这里四面环山又无退路,戚继光岂不束手就擒!”川平太郎听完,猛地一拍大腿,说:“好个声东击西的妙计!”

两军对垒,川平太郎一挥手,摆开了一溜大鼓,鼓声震天。铁鼓王不慌不忙,在阵前架起那面铁鼓,赤着上身,手中的鼓槌如雨点般落下,只闻铁鼓铮铮,盖过了倭寇的鼓声。戚家军的兵将顿时气势如虹,人人奋勇杀敌,加之戚继光指挥若定,把倭寇杀得溃不成军。川平太郎吓破了胆,灰溜溜地逃回了老巢屿口。

廖参将走上前说:“铁先生受惊了。自从先生莫名失踪,戚将军日夜担心。直到今日听到先生的铁鼓声,才知先生被倭寇掳去,戚将军立即命末将前来营救。”铁鼓王不解地说:“那大营的火……”

只见倭寇押着一群乡民朝他这里走过来,铁鼓王定睛一看,这些乡民都是同他一个村子里的,看来均是被倭寇掳来。铁鼓王怒目圆睁,咬牙切齿地说:“你们……”

道路越走越偏僻,铁鼓王更生警惕之心,正待发问,只觉背后风声响起,一只麻袋兜头罩下。铁鼓王眼前一黑,来不及挣扎,头上又吃了一记闷棍,昏昏沉沉地倒了下去。

而在一旁的铁鼓王听了,心里急得不得了,若不赶快将倭寇们的诡计传递给戚继光,只怕戚家军会有覆灭之危。可他自己也身陷囹圄,该想个什么法子呢?突然,铁鼓王的目光落在了鼓槌上,他的眼睛一亮,希望戚继光能听懂鼓声里的玄机。

哪知军官伸手一拦,说:“戚将军不在大营,请跟我走。”铁鼓王暗暗起疑,戚继光向来治军严明,怎么可能不在营中坐镇,而要另外选一个地方?可在军官的催促下,又怕真个耽误事,只得纳闷地跟着走。

中年壮汉打量了戚继光几眼,见其铠甲锃亮,英武不凡,惊喜地问:“你莫非是戚将军?”戚继光含笑点点头。中年壮汉立即停下手中的活计,拍拍胸膛说:“我‘铁鼓王’最佩服将军你了,一直希望投在将军的帐下杀倭寇。”说着一脚踢开正在制作的大鼓,“这些普通的皮鼓哪配在戚家军里使用,我曾制过一面铁鼓,正好可为将军杀敌壮声势。”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