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鼎堂到底糟蹋了不怎么女子

郭沫若一生中正式婚姻三次。

第二位夫人安娜,日本女子,1916年恋爱同居,后被抛弃,五个子女。
解放后由中国政府安置,副部级待遇,七十年代末始任全国政协委员,直到病逝止。

再就是于立群,被称为“抗战夫人”,1938年初与郭同居,共生四男二女,
1979年3月缢死于北京故居。

于立群的六个子女:儿子——汉英、世英、民英,女儿——庶英、平英,最小的一个儿子名不见经传。其中三儿子民英在“Wenger”中自杀,二儿子世英于1968年在北京农业大学被殴打致死。

图片 1

彭漪兰,南昌起义途中的“革命伴侣”,1927年10月底,起义失败后回到上海,在内山书店楼上同郭度过短时“蜜月”后被抛弃;

黄定慧,郭的早年密友,大革命时期的一代风流,武汉市党部妇女部长,定居山西省;

原配夫人张琼华,与郭1912年结婚,旋即被抛弃,但未离异,在郭家空守六十八年,无子女。

妓女×××等,姓名不详,只知太过多情,将性病传染给了郭沫若,并殃及安娜。

对于她的自杀,几十年中间一直是个谜,有的人只是这样猜测:于立忱之死是因为她参加东京游行示威,高喊反日口号,被日方驱逐,回国后又受到《大公报》主编张季鸾的纠缠,无法摆脱,加之身患重病,绝望之余,寻了短见。

其实,这一说法纯系捕风捉影,或故意为郭沫若掩饰。究竟真象如何,请让在北伐时期就深知郭的女作家谢冰莹向我们详细揭示这个谜底:

这两家儿女之间不相往来。郭沫若这十一个后辈中,除女儿郭平英任北京郭故居纪念馆副馆长,沾点文史的边儿外,无人继承父业。

于立忱原籍广西,是民初要人岑春煊的外甥女,随父在天津求学,后为《大公报》记者,约1934年被报社派驻东京。到东京即与早已相识的郭沫若来往,过从甚密。1937年5月在上海突然自杀。

先看郭沫若与情人于立忱之间的问题。

于立忱,于立群的胞姊,被抛弃后自杀;

他们,特别是安娜的子女,对郭沫若也不亲近,也不敬重,更无感情。二儿子郭博曾在记者面前这样评价父亲:“对于家庭,郭沫若是个罪人。”这一意见,语惊四座,值得郭研界关注,郭沫若的确在家庭婚恋问题上出现了不容忽视的毛病。

另外,他还有婚外情人三五个:

安娜的五个子女是:长男郭和夫,次男郭博,三男佛生,女儿淑子,四儿志鸿。他们学有专长,均有所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