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胆和王胆大

张大胆说:“本来我胆大,他硬说他胆大!”王胆大抢着说:“我比他胆大!”张大胆也抢着说:“我比他胆大!”两个又争起来。

第二天早上,张阴阳来了解情况,他看见王大胆还是没事,就问他昨晚藏哪儿了,王大胆说,我藏铺盖卷儿里了。

你当这死人怎么能追人,原来他就是王胆大。他知道张大胆一定敢去石窑,这祥还是比不出谁胆大,因此他提前来到石窑,钻进棺材,躺在死人上面,装成死人,故意吓张大胆。

王大胆对姐夫的道行非常不服,他觉得姐夫没什么本事,都是靠两片嘴蒙人骗钱。不仅背后说,有时当着姐夫的面也口无遮拦,也赶上这个姐夫是个心胸小的人,时间长了心里就有了积怨。

张大胆一看死人要夺自己的东西,吓得他撇下勺罐,转回头就跑。死人跳出棺材,随后就追,张大胆在前面跑,死人在后面追。张大胆遇到这样可怕的事,腿都吓软了,跑不动了。他回头一看,死人已经追上了自己,腿一软,眼前一黑,他就哈也不知道了。

折腾了半宿,公鸡快打鸣的时候,鬼不折腾了,自己跑回棺材里,盖上了棺材盖。

张人胆被王胆大和过路人叫醒后,知道那死人是王胆大装的,只好认输。

这天晚上,他就抱来一大堆柴草,把大铁锅烧得通红,然后捡了根木棒躲在一边,就等那鬼出来。果然,时辰一到那鬼从棺材里出来,冲着铁锅去了,双手抓住锅沿儿就想把锅提起来,只听嗞啦地一声,鬼的双手就冒起了蓝烟。那鬼就一愣,趁这工夫,王大胆抄起木棒就打在了鬼的头上,鬼噗嗵一声就裁倒在地上。王大胆赶紧招呼人来把尸体抬回棺材,它就再没出来。

过路人忙说;“罢罢罢,你俩都不要争吵,这样吵来吵去,也吵不出个名堂来。他们俩到底谁胆大,前面沟里有个石窑,石窑里停放着二十多口棺材,棺材里都装着死人,每到夜晚鬼哭狼嚎,每个死人都张开嘴,要吃的,要喝的。你俩如果谁敢去,今晚提上罐子,装上米汤,到石窑里给每个死人嘴里罐上三勺米汤,这才算胆大。”

早上,王大胆果然没有看见姐夫张阴阳,到他家一看,王大胆乐了,张阴阳正双手缠着白布条,头上起了好大一个包,正在那儿哎哟呢。其实,这几天诈尸的事儿都是张阴阳用法术搞的鬼,没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报复不成反遭了殃。

张大胆和王胆大听了过路人的一席话,都觉得在理,两个停止了争吵,都回家准备米汤去了。

那家人只好又来央求王大胆,王大胆架不住几句好话,第二天晚上又来守着。有了第一天晚上的经验,王大胆就先把要藏身的地方找好了。半夜,鬼又从棺材里出来,这回他不去别的地方找,就直奔水缸,把里面的水一瓢一瓢的全都舀出去了,然后又是到处乱翻腾,最后也没找着王大胆。公鸡一叫,鬼又回棺材里去了。

有一个村子里,住着一个张大胆,他的胆量过人,不伯神,不怕鬼,他敢给死人翻眼,敢在古坟古庙里过夜,多古的地方,他都敢去,因此他远近闻名。

第一天晚上,不到十点,那家人都跑光了,只留下王大胆守着棺材和花花绿绿的花圈。王大胆胆子大呀,觉得这没什么呀,坐着坐着就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睡梦中的王大胆就听棺木咔吧咔吧响,他一个激灵就醒了。这一醒不要紧,王大胆就看见棺材盖已经被挪开半边,尸体已经自己坐起来了,我的妈呀,王大胆虽说胆大,但也没见过这阵势呀。他跟张阴阳叫劲,是因为他没见过,这次真让他碰见了着实吓得不轻,尸体从棺材里跳出来,就奔他而来,吓得王大胆满屋子跑,一会藏到门后,一会藏到墙角,可这鬼还是穷追不舍,最后王大胆急中生智趁鬼不注意,一下子钻进了水缸里,并把盖子盖上了。就听着外面那鬼东翻西找,可是怎么也没找着。

张大胆没有看出破绽,果然上当。

等他醒过来,跌跌撞撞地回到家里就没了魂儿了,披头散发,失魂落魄,嘴里喊着鬼呀~鬼~鬼~整个人跟傻子一样,然后就卧床不起了。把王大胆姐姐吓得不清,赶紧跑回娘家,让兄弟去给她做伴。王大胆来到张阴阳的跟前,不去安慰,反倒哈哈大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边笑一边跟张阴阳说:哈哈哈~,姐夫,你还说你有能耐,哈哈,有能耐个屁,有能耐你能吓成这样?我看你啊,都是吹牛皮。实话告诉你吧,那天那鬼是我扮的!张阴阳一听这话,肺都要气炸了,心里说:好你个王大胆,平时打打闹闹也就算了,这回你差点吓死我,我说怎么什么招都镇不住它呢?原来是你个大活人!姐夫心里这么想的,可嘴上啥也没说,可这死仇算是结下了。

张大胆和王胆大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这半宿可把王大胆吓得够呛,等人家把他从水缸里拎出来时,他说什么也不干了。那可怎么办呀?主要只好去求张阴阳,张阴阳问:王大胆昨天藏哪儿了?那家说:藏水缸里了。张阴阳说:哦,这件事啊,不能换人,非王大胆不可,别说没人敢去,就是有人敢去也不行。这镇鬼的人也要命硬,不然人被它祸害了不说,它会诈得更厉害,到时就没法收场了。

一天,庄上来了一个王胆大,张大胆听到后十分生气,心想,这个王胆大,胆子真个够大的,跑到我张大胆的眼皮子底下敢充胆大。于是就找到王胆大,和他争吵起来。

第三天早上,张阴阳又来了解情况,王大胆说:我藏灶火堂里了。说完王大胆留了个心眼,怎么我说藏哪儿这鬼就去哪找呢?难道是我姐夫故意整我?

这时,一个过路人从这里经过,看见这两个人没完没了地争吵,就走上前来解劝。他问了张大胆和王胆大为什么争吵。

听王大胆这么一说,张阴阳这病也就好了,因为有王大胆在外面嚷嚷,乡邻都知道自己的丑事了,所以张阴阳就不干阴阳活儿了,谁请他也不去。说来也巧,没过多久,村上有一户人家的儿子上吊死了,这算是横死的,家人怕出邪事,就请张阴阳给掐算掐算。张阴阳嘴上说不,其实心想这正是收拾王大胆,报一剑之仇的好机会,假装再三推辞,那家人再三请求。最后,张阴阳假装很不情愿地说:你们家这口子犯了地煞了,三日内必定血光之灾,他必索家人性命才能安生啊。那家人吓得如筛糠,问他:那个怎么办呀?你可千万想个办法呀?张阴阳想了想说:如果想让他不起来,办法不是没有什么办法?张阴阳说:只能找一个最大胆而且命硬的人,连守三夜,他就不敢出来了。此人非我小舅子王大胆不可!

晚上,张大胆烧了一罐米汤,等到了半夜,他生怕王胆大走在他的前面,就提着米汤提前来到了石窑。

第二天晚上,鬼就去翻铺盖圈,把家里的铺盖全都扔地上了,然后又去看水缸,最后还是没找着王大胆。公鸡一叫,鬼又回棺材里去了。

这个地方阴森森透着邪气,张大胆硬着头皮走进石窑,揭开棺材盖,往死人嘴里灌米汤,每人二勺,一个一个齐齐住过灌。灌到最后一个,他一看死人的面孔,吓得他头发直竖起来。那面孔蜡黄蜡黄,鼻子斜扭,眼睛睁一只,闭一只,张大胆害了怕,心里慌,胡乱灌了三勺,准备走,这时死人张开嘴说:“再来一勺。”张大胆硬着头皮叫人又灌了一勺。灌完,死人张开嘴又说:“再来一勺。”说着抬起手来要夺张大胆的勺子。

诈尸是一个迷信的词,意思是人死后,魂还在尸体里面,这时千万不能让猫狗从死者身下过,不然死尸就会自己起来,吓人害人。这当然是没有科学依据的,就现代医学理论来说,死后不久的尸体偶尔会有突然坐起,蜷曲等情况是因为人体的肌腱痉挛引起的现象,没什么可怕的。但是,在科技不发达的年代,这种事就被传得神乎其神。下面我就给您讲一个。

一个说:“我胆大!”一个说:“我大胆!”两人争得面红耳赤。

他降妖除魔这么多年,是有点道行,也是见过一些阵势的,马上稳下心来。从包里掏出一张黄表纸的符来,在口中念念有词,念罢咒语,向鬼的胸前贴去,没想到这鬼根本不像以前的僵尸,他竟然把符撕下来扔了,怪笑着向他扑了过来。张阴阳吓得不清,这种事以前还真没碰到过,看来今晚上是碰见厉害对手了。一招不行,他就赶紧从包里掏出一把朱砂来,来不及念咒语就洒了出去。这朱砂也是驱邪避魔的宝贝,这把朱砂不偏不斜正好洒了鬼一身,可这鬼竟没事儿似的,阴惨惨地:嘻哈哈~嘻哈哈~,张阴阳就你这点能耐,还跟我斗,你镇不住我,拿命来说话时,鬼的嘴根本就不见动,那瘆人的声音就像是从他肚子里出来的。张阴阳吓得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把包里的法宝一个一个地往外掏什么黑猫血,黑狗血一个劲地往鬼身上泼,最后连自己的中指血都用上了,可鬼还是冲到跟前了。就觉得一双冰凉的手扼上自己的脖子,张阴阳妈呀一声就背过气去了。

离家不远的地方有一片小树林,张阴阳正哼着小曲儿,晃晃悠悠地往家走。突然,一阵风响,从前面的树影里跳出一个东西来,吓了他一跳,等他定下神来仔细看时,更是吓得不轻。只见这东西是披头散发,面如白纸,两眼如洞,一条红红的舌头足有三尺长,耷拉在胸前。身上蓝色罩衫,袖口一圈白布,两手各拿一根哭丧,衣衫下黑风飘飘——没有脚!啊,是鬼呀,张阴阳当即吓得冷汗蹭蹭真冒,酒一下就醒了。

从前,有这么一个小伙子,二十出头,血气方刚,天不怕地不怕,什么妖魔鬼怪也不信,人称王大胆。有趣的是王大胆有个姐夫,人称张阴阳,是个阴阳先生,会点阴阳八卦,平时给人看个阴阳宅,占卜吉凶,择个日子什么的。

那家人去请王大胆,王大胆立马应承下来,压根就没当个屁事。张阴阳听说后,阴阴地笑了。

可王大胆倒没觉得有什么,姐夫小舅子打打闹闹是常事,张阴阳老说自己有本事,王大胆就是不服。有一天,他就想了个招儿,想试试姐夫。那天,王大胆听说姐夫又到别的村子看阴宅去了,就琢磨好了招。看阴宅也就是给死人看坟茔,看看死人的坟开在哪里风水好,方向冲着哪儿主后人发达。主人家盛情款待,张阴阳喝得挺美,往家走时,已是月牙弯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