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拉根仓智惩为富不仁的白音

·上一篇文章:巴拉根仓智惩为富不仁的白音:算收成·下一篇文章:巴拉根仓智惩为富不仁的白音:摔锅

·上一篇文章:巴拉根仓智惩为富不仁的白音:打长工·下一篇文章:巴拉根仓智惩为富不仁的白音:智惩钱串儿


一个白音新买了一口锅,骑着马正往回赶路,在半山腰遇到了巴拉根仓。他心里思谋着:都说这穷小子有智慧,看我怎么耍笑他。于是,这个白音赶上去对巴拉根仓说:“巴拉根仓,人们都说你有智慧。如果你能让我把自己新买的这口锅摔碎,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要是办不到,你当众人的面给我磕一百个响头,说一声‘富人爷爷,我巴拉根仓认输啦’,我就饶你。”
巴拉根仓说:“别说一口锅,就是让您把自己的脑袋摔碎也不难,就是今天没工夫!”说完,继续赶他的路。
白音很生气,上去拦住巴拉根仓,说:“你既然能吹牛,就得当场试验。”
“您没有听见我说今天没有工夫吗?”巴拉根仓说完又要走。
“不行,你不让我摔了这口锅,就砸碎你的脑袋。”
“哎呀!您这个人怎么像魔鬼一样缠着我不放啊!”巴拉根仓生气地说,“您不知道北山草甸上起荒火,把天都烧红了半边,已经死了好几千只牛羊吗?我正要救火去哩!”说完,巴拉根仓催马加鞭就跑。
白音一听牛羊烧死了好几千只,心里一惊,手一松,“当啷”一声,锅掉在石头上摔碎了。原来那块草甸上放的都是这个白音的牛羊。白音气呼呼地骂道:“这些该死的牧人。”说着,他也催马跟在巴拉根仓后边。
“巴拉根仓,等一等,你听谁说的?”
巴拉根仓勒住马缰,回头一看,白音手里的那口锅没有了,脸色也发青,不慌不忙地说:“您那口新买的锅呢?”
“去他的锅吧!我得赶快去救自己的牛羊。”
巴拉根仓拦住了白音说:“您不是说要是让您摔碎了锅,要什么给什么吗?我不要别的,您就拿出一半的牛羊来,分给我们穷苦的牧人吧!”
白音知道自己受了骗,窘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憋了半天才吐出几个字:“你真是巴拉根仓!”说完,他狠狠地抽了马一鞭子,很快地溜走了。
“小心点!”巴拉根仓在后边大声说,“要是说话不算数,我还要让您摔碎自己的脑袋呢!”
从此,有钱的富人不敢再惹巴拉根仓了,因为他们害怕巴拉根仓真的摔碎他们的脑袋。

很早以前,有个叫扬登的白音,非常小气吝啬。虽然他牛羊成群,金银成堆,可是对长工十分苛刻,从来不舍得多给一分工钱。人们早就恨透了他。巴拉根仓见到这种情形,也想治一治他,为贫苦长工们出出气。
有一天,巴拉根仓来到扬登白音的家。 白音问他:“你来干什么?”
“想做工挣几个钱。”巴拉根仓回答。
扬登白音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巴拉根仓,心想:这小子膀大腰圆,看样子力气还不小,能雇上这样的长工很合算,便问:“你会做什么营生?”
“放牧、打猎、拾粪、做奶食、搞买卖样样都会,只要您吩咐。”巴拉根仓认真地回答。
白音听后,觉得雇用这样的人真是太合算、太有利了,就亲热地说:“小伙子啊,看来命运把咱俩连在一起了。你就给我当长工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白音,俗话说:‘养骆驼的人要知道自己骆驼的宿性。’您要雇长工,也应该摸透自己长工的脾气才好。”巴拉根仓忙说。
“你有什么脾气?”
“第一,”巴拉根仓说,“我与一般人不同,一干起活来从不说话。”
白音心想:像这样不吭一声,一股劲儿干活的人,我还没有见过呢!在别人说话闲扯的时候去干活,不知要多干多少哩!嗯,雇得,雇得。他说:“你这个脾气很好嘛,我就喜欢这样的人。”
“第二,”巴拉根仓接着说,“我做买卖总要占便宜,以小换大,一个赚两个!”
白音听后更高兴了,暗暗思谋:若常派他到城里做买卖,一定能得到很多好处。这一本万利的事,干得,干得。他连忙说:“你这个脾气也合我意,还有什么脾气?”
“第三,”巴拉根仓又说,“我这个人干起活来,从早到晚不知歇息。”
白音一听,乐得嘴也合不住了,满脸堆笑地说:“你这几种脾气呀,我都喜欢。那就一言为定,你哪儿也别去啦,就在我这儿,保你有吃有喝。”
从此,巴拉根仓给扬登白音当了长工。|<<<<<1234>>>>>|


扬登:蒙古语,消瘦、干瘪。|<<<<<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