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道里的带球走犯规声,不是剑花也遇鬼

楼道里的走步声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我的学校是在呼市新城区,是校方租的一个场地,但也算宽敞,大一暑假的时候,我不想回家,因为离家太远了,往返要将近30个小时,正逢暑期,车上人又多,连座位都没有,只能一路站着,想想那种受罪的滋味,我决定留下来,找个地方打工。经过几次奔跑,附近的一家小饭店说要我去,我自然高兴极了,因为是第一份工作,所以很卖力,每天晚上要工作到十一二点钟才能回来,虽然很累,但是心里依然很兴奋。

我的宿舍在五楼,因为同学们都回家了,学校只留下两个未婚的老师值班,他们住在一楼,而二楼到五楼的灯全部都关掉了,我晚上只能打手电筒上楼。楼道两边黑漆漆的一片,越往上走越黑,我就咬紧牙拼命跑,经常是到了屋里累的气喘吁吁。屋子里也是漆黑一片,我就趴到窗口前,那下方,是正在施工的工程队楼下有照明灯,就借着那点传上来的微弱的灯光,我洗涮完毕,然后就赶紧睡下了。因为怕,经常是很久才睡着。这样的日子过了大约有五六天。有一天夜里,我又回来晚了,有十二点多,当我进了房间后,就听见有人上楼的声音,

脚步声很大,通通通能够听出来是从一楼到五楼,我估计是查夜的老师,又一想,就我一个人,查什么呀,那脚步声由远及近,由小渐大,径直来到了我的门前。我吃了一惊,下意

识的看了一眼插销,幸好房门在我一进屋的时候就反锁了。等了一会,没有敲门声,也没有说话声,死一样的静,我的头发都快炸起来了,悄悄拿起一把凳子,站在门口,一边哆嗦一边说,谁要是敢进来,我不管你是人是鬼,先给你一下子。就这么僵持了不知道多久,依然是死一样的静,没有下楼的声音,我趴在门的缝隙听,什么都没有,我快累死了,心里想,由他去吧,管他是什么,于是放下凳子,看了一下时间,天哪,两个小时过去了。我竟然手里伶着凳子站了两个小时。我疲倦极了,也顾不上什么鬼啊人啊的,就睡下了。第二天,到楼下问值班的老师有没有去查夜,值班老师说没有,我更晕了,把昨天发生的事告诉他,他也吓了一跳,就让我搬到楼下去住了。后来再没有什么发生。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楼道里的走步声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恩恩……”同学含着泪,头点的很认真,好像就是为了告诉我,我真的见~鬼~了……

实话说,没抓到贼心里还是有点失落的,回到家,天开始有点蒙蒙亮了,我揣着疑问开始早读、吃饭,然后去上学,一路都没有想明白这事到底什怎么回事……


课间的时候,我跟同桌闲聊,说我今天一早遇到一件奇怪的事情,同桌是一男生,一开始还听得兴致勃勃的,越到后面,我发现他的眼圈越红,等我讲完,他都快哭了。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刚刚那个不会是偷车贼吧?警匪片看多了的我突然警觉起来,我刚刚那一照会不会打草惊蛇了?他躲起来了?不对啊,就算躲起来也会有脚步声啊,刚刚在我关掉手电筒以后,明明没有听到包括走路、关门在内的任何声音啊……

这天早上,表姐不记得有什么事情,需要很早就出门赶最早的一班公共汽车,本来如果我白天不需要骑自行车去上学的话,她可以把自行车停在学校大门口,晚上回来再骑回来。可是,我上学又要用车,所以最后只能是她骑车把我载出去,然后我再把车骑回来……

等啊,等啊,嘿,居然没下文了,上面再也没有任何动静,把耳朵在支棱起来一点,依然没声音……打开电筒往刚刚那个地方一照,出了两辆自行车,哪里还有别的?

我很奇怪,问他是怎么了,他问我,“你不知道之前你家住的那栋楼旁边的校医院有一个医生在医院后面的那个湖里跳湖自尽的事情么?”

那是一个深秋的早晨,5点刚过,天还没有亮,我俩就出发了,表姐骑着车载着我,我在后面替她打着手电照路,那个冷哦……寒气嗖嗖的往上直窜。

鬼打墙,还是没遇上,一路无惊无险到了楼下,把车停到一旁,掏出钥匙,打开大门,把车推进门,反身把大门重新锁好,那个时候楼道里面的灯还是拉线的那种,所以基本上也懒得去拉灯,摸黑能搞定就摸黑了。锁好门以后,把车推到楼梯下面锁好,转出来准备上楼,突然从一楼和二楼拐角处传来“咔哒”一声响。

直觉也是一个早起的人要出门,想到手电照在别人脸上很不礼貌,于是很快关了手电,贴墙站在一边,等那人把车搬下来我再上楼。

华中理工大学的梧桐树长得特别的好,本来天就没亮,路两旁的梧桐树枝繁叶茂的在道路上方形成了一个穹顶,昏黄的路灯被枝叶遮盖住,有根没有基本没啥区别,我们就像在钻隧道一样……

我举起手电,打开往上一扫,貌似有一个穿着白色睡袍的人正弯着腰在捣鼓那里放着的自行车,电筒的光打过去,这个人直起身、转过头、看向我,眼睛好亮……

“他是觉得自己在学校医院做得不好,他的同学什么的都比他强,然后想不开,就自杀了,当时就是穿着上班时候穿的白大褂。貌似刚好一个星期。”

“不知道哦……”

我拿着手电仔细看了一下大门,恩,锁得紧紧的,一楼的两户人家门也关的好好的,慢慢走上二楼,楼道的窗户外搭出去一块做了一个檐,上面平时放了几个空的花钵,要藏人位置也是够的,专门仔细看了一下,依然只有几个花钵,两户人家的门也都关得好好的……然后是三楼、四楼,到了自己门口,我还不死心的专门跑上五楼检查了一下,依然是什么收获也没有……这个人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初中,在华中理工大学(现在的华中科技大学)附中读书,借住在姨妈家,那个时候还是全民出门靠骑自行车的年代,我每天也和同学一起骑自行车上下学。

“怪可怜的,自杀的人每年忌日到他自杀的点儿就要重复自己死亡的过程,唉……”嘴里说着,我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件事情:我终于知道我一直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了……当时他转过脸来的时候,被手电筒光照着的脸是黑色的……黑色的……

看了半天的鬼故事,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得多了,完全没有被惊吓的感觉,这种认知让我个人感觉还是蛮惊悚的……

因为一家里面我年龄最小,每天早上按照学校的要求6点左右也要出去早锻炼,每次轮到我们家值班的时候,这些事情基本也都是我来做。

送走表姐,我一个人骑着车往回走,手电筒扔在车前面的车篓里,那个时候人有点儿窜,仗着自己路熟,摸着黑就往家骑。

亲戚家住四楼,整栋楼一共五层楼,走楼梯的那种老楼房,住过的人应该都知道,一楼的楼梯下一般都停放着各家各户的自行车,有一些自行车停不下了,会被搬到一楼到二楼中间,转角的那个地方停放。一层楼两户,一共十户人家,大家都很有素质的遵守着整个楼栋的秩序,每周,其中一户负责每天晚上10点下楼锁大门,每天早上6点到楼下开大门,晚上10点到第二天早上6点,所有进出的人也都会把大门锁好。

“头七啊?”

鬼打墙……我们还真没遇上,最多花了十分钟时间,就这么顺顺利利的到了大学门口。

得,没法被吓,那就把我小时候见鬼的经历记录下来,也算没有辜负今天的大好时光。

因为没开灯,手电也被我关了,所以我只能一边等,一边竖着耳朵听着他的动静,一边心下里还犯着嘀咕:这人好奇怪,出门穿个睡袍,怪吓人的。此外,还隐隐的觉得哪里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