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侯马发现宋金时期彩绘墓,山西侯马发现宋金时期彩绘墓

  
  本次考古发掘面积为1200余平方米,共发掘墓葬14座。其中砖室墓6座,3座保存完好,2座损毁较甚,1座完全被毁;8座土洞墓,6座保存较好,1座迁走,1座被毁。

  本次考古发掘面积为1200余平方米,共发掘墓葬14座。其中砖室墓6座,3座保存完好,2座损毁较甚,1座完全被毁;8座土洞墓,6座保存较好,1座迁走,1座被毁。

  2月28日,记者从山西省考古所获悉,侯马东庄墓地发掘了14座古墓葬,最大收获是宋金时期的仿木构砖室结构墓。其中几座砖室墓的构造精美,建筑讲究,墓室内的人物刻画栩栩如生,内容题材丰富多彩。尤其是M12墓,更是在墓室内遍涂彩绘,是不可多见的精品。

  出土随葬器物虎形瓷枕。 山西省考古所供图

图片 1
出土随葬器物虎形瓷枕。 山西省考古所供图

  这次发掘的最大收获为M12墓葬,是唯一一座带彩绘的墓葬,整体以白色为底,红、黄、黑作为涂彩的装饰用色。该墓由墓道、墓门和墓室三部分组成,墓里满室彩绘,在墓门上方砌筑的青砖上墨书“大吉利”。墓室南北长1.95米、东西宽1.77米。北壁铺作之下通间砌砖雕竹卷帘,并在以帘勾相承中间雕一合板门,中间板门上雕“妇人启门”图案。顶部为叠涩攒尖顶。板门两侧,男女墓主人手持念珠和经卷分坐东西,面前各置一小桌,桌上一盘,摆放有桃形水果或面点,两人身后各砌一破子棂窗。墓室南壁右侧的雕破子棂窗下砌筑一块“舞狮图”。南壁左侧则为墓门内侧,做拱门形式,拱顶有“童子戏莲图”与“童子戏牡丹”图案。出土的随葬器物有虎形瓷枕1个、白釉碗1个、白釉盘1个、白釉灯盏2个。(原文刊于《山西日报》2017年3月3日07版)

  
  这次发掘的最大收获为M12墓葬,是唯一一座带彩绘的墓葬,整体以白色为底,红、黄、黑作为涂彩的装饰用色。该墓由墓道、墓门和墓室三部分组成,墓里满室彩绘,在墓门上方砌筑的青砖上墨书“大吉利”。墓室南北长1.95米、东西宽1.77米。北壁铺作之下通间砌砖雕竹卷帘,并在以帘勾相承中间雕一合板门,中间板门上雕“妇人启门”图案。顶部为叠涩攒尖顶。板门两侧,男女墓主人手持念珠和经卷分坐东西,面前各置一小桌,桌上一盘,摆放有桃形水果或面点,两人身后各砌一破子棂窗。墓室南壁右侧的雕破子棂窗下砌筑一块“舞狮图”。南壁左侧则为墓门内侧,做拱门形式,拱顶有“童子戏莲图”与“童子戏牡丹”图案。出土的随葬器物有虎形瓷枕1个、白釉碗1个、白釉盘1个、白釉灯盏2个。(原文刊于《山西日报》2017年3月3日07版)

     (来源:《山西日报》)

 

  
 2月28日,记者从山西省考古所获悉,侯马东庄墓地发掘了14座古墓葬,最大收获是宋金时期的仿木构砖室结构墓。其中几座砖室墓的构造精美,建筑讲究,墓室内的人物刻画栩栩如生,内容题材丰富多彩。尤其是M12墓,更是在墓室内遍涂彩绘,是不可多见的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