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一天上班,广东冬天回忆

昨日下午,一辆大巴正在我市环山公路行驶时,司机突然急转弯冲下悬崖,车里共有53名乘客,截止目前…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妈妈已经死了…我常常对喊着妈…妈的小萱这样说。

发表于 2005-01-26 14:18

1,司机 2005,一月中旬 成都和九寨之间,盆地和高原,很庆幸自己是走公路.
飞机太快, 巴士,10小时.一路都可以变成景. 从新南门出发.
司机是俩人,讲四川话,微黑的脸,会不会是藏民? 很认真的感觉.
其实,从头到尾都是那年轻的在开车, 年长的,让我记住了.
很喜欢他每到一地,都会对人讲: —-我有半个月没跑了.
这其中包括,车站的人,餐厅的人,以及路边厕所收费的人.
第一次听到的乘客,可能会胆战心惊,
但人家的话语,又透着兴奋和自豪,好像回家了一样. 年轻的更可爱.
一出站台,就迷了路. 和前排客人讨论的结果,沿着河走出城较方便.
他保证说,去九寨的路还是知道的. 他车开得很慢. 下午近6点时,才进雪线.
车开得更慢,好像是在一步步丈量一样, 黑暗中进九寨沟,搞的非常庄严肃穆.
(第一次在雪地上坐车,我以为就是这样的.) 回成都的车子,也是俩司机.
夜里下过雪.天还是黑的,
但人家师傅把车子开得飞快,感觉到是把黑暗丢在了车后. 车内暖气开得很足,
只看见开车的师傅的背影,中年人,戴着一个耳罩.非常醒目,非常柔情:
心型,绒绒的,粉红色,,,,,, 不到2小时,到了松潘. 下了车,
有些后悔没看清人家师傅的脸. 从松潘到成都搭的是过路车.
当时还以为会等很长时间. 司机只有一人,车里坐了十个年轻人,不像是观光团队.
(后来才知,他们都在九寨工作.用朋友的车回家过年.)
师傅还征求他们的意见在哪儿吃饭. 有人说,茂县县城.更有人说,汶川县城.
我听了,马上喝水充饥. 其实,直到下午3点过了,才找到餐厅.
同车的人150元包一桌,叫师傅一起吃. 师傅很可爱,很客气:
—-不用不用,我吃饭免费的. 大家都饿得不行了.有一年轻人连吃五碗饭.
缓过气来,才注意到师傅也在享受美食. 一个人三菜一汤.标准的司陪餐.
(班车师傅有班车师傅的点,观光车也有自己的,看来不是一样的店)
照片为路上,正在翻山

这份工作我不想再继续做下去了,我一定要离开这个城市。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九寨沟

但两周前,我又看见阿丽了。

我为什么不早点离开这个地方呢?为什么我一直郁闷的在这个不属于自己的城市停留了这么久呢?

很像阿丽。

阿丽肯定是出了意外了,不然她一定会回来看我和孩子的。

是时候走了,是时候离开这个地方了,我握紧方向盘,回头看了一眼满车有说有笑,等着去海边玩的乘客。

后来,只要有机会,我就去开320巴士去接她,调度站的班长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毕竟还送了他两条烟呢。

六年前,我刚刚当上一个巴士司机,那时,我认识了阿丽。

今天,是我最后一天上班。

孩子一岁半的时候,阿丽走了,没留下一句话,没寄回一封信。

阿丽没说话,但她的表情告诉我,她明白我在作什么了。

她抱着一个小小的男孩,牵着一个男人的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也许我前世犯了极大的罪,所以留到这一世来还。我只能这样想,不然我会疯的。

我一个人,带着可怜的小萱,独自生活了这些年。

我在这里生活的的所有日子都很不顺,在这个地方我没走过一次运。

看着到处乱爬的小萱,阿丽的眉头整天都是皱着…我也开始喝闷酒,夫妻俩吵架的次数也开始多了起来。

我的心,已经死了。

还好,从超市里出来的人不多,我在人群里看到了个子高高的阿丽。

终于有一天,趁巴士调度站的班长不在,我鼓足了勇气,偷偷把刚入库的巴士又开了出来。

阿丽是一个外貌很出众的女孩──也是唯一一个会对我这个不起眼的巴士司机笑的漂亮女孩,每天中午都坐我的
320 路大巴上班,但从不见她坐我的车下班。

见她走过来以后,我打开了320灯牌。

两周前,看见阿丽的时候,我的心已经碎了,但现在小萱也走了…

今晚这班车只等你一个人。 我发动车子 ,然后又关闭了 320的灯牌。

我开着一辆大巴,行驶在去海边的线路上,路边的山景,远方的海…我都看得厌了。

可有谁能想到,在女儿五个月大的时候,医院竟然查出她的大脑发育不全…唉,可怜的孩子…

因为以前我不知道你晚上几点下班。我在车里宽大的后视镜中看着她──这是我第一次在晚上见到她,晚上的阿丽比白天更漂亮。

阿丽看见了我的车,迟疑了一阵才走上来。

我知道是她,她脖子上那条疤是在度蜜月的第12天,我们一起爬山时划的,这么多年了,伤口还在那里,只是颜色浅了──但依旧刻在我心。

我熄灭车子头尾的320线路灯牌,把车子停在阿丽下班一定会经过的地方等着她。

我悄悄和别人打听,知道她原来在一家超市工作,每天晚上九点才下班,而我开的巴士最后一班是八点半。

我知道小萱听不懂我的话,但除了告诉自己的女儿,这种裂心的痛苦还能和谁分享呢?!

我宁愿这样骗自己,也不愿去想,阿丽消失时,她所有值钱东西也不见了的事实。

阿丽,我这么多年都在骗自己,只为了不把你想成一个坏妻子,坏母亲…但你那天的无情,让我所有的噩梦都成了现实。

四个月之后,我和阿丽结婚了,九个月之后,阿丽为我生下了女儿小萱。

还好,在另一个世界里,小萱不再是傻傻的了,她变得聪明可爱…

一周前,有些精神恍惚的我离家时忘了关窗户,小萱在家乱爬时…从九楼掉了下去…

这里的气候不适合我,这里的人不适合我,这里的东西不适合我…

也许是因为阿丽吧,是阿丽让我在这个地方留了这么久。

也许我根本就不该来这个地方。

怎么我以前都等不到这班车?她笑着问我,然后轻轻坐在我驾驶位身后的椅子上。

唉,能有什么办法呢…

我可以猜到她为什么走,但我不明白她会有如此狠的心,竟然可以一声不响的抛下憔悴的我和呆傻的小萱…

可我竟然在这个倒霉的地方呆了将近7年…七年啊,人一辈子能有几个七年?

电视里,表情沉重的女主播正在播报着新闻。

孩子的残疾成了我们最大的痛,从知道小萱无法治愈那天起,欢乐开始从我们的小家庭里挥发了…

怪我,都怪我,怪我不该来到这个城市,不该来到这个让我伤透了心的地方。

我知道是他,当我在马路中间停下满载乘客的巴士,跌跌撞撞跳下车,在背后大喊她的名字时,所有人都在看我,只有她没有。她只是原地愣了一下,然后继续拉着她身边回头看我的男人向前走…头,都没有回一下。

我回到家里,看着五岁了还不能完整说一句话的小萱,告诉她,原来妈妈还活着,只是我们太可怜了,妈妈不愿意再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