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精卫怎么死的,到底是庸医治疗失误还是毒杀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也许是天怒人怨,大汉奸 之
在社会上有许多传闻,有人说他是被日本人作为包袱遗弃而有意害
的;也有人说,是被江湖医生用错了药;还有传闻是被国民党特工毒针杀 。
考证以上种种说法,遭日本人毒手似无可能,因为其时日本政府对汪伪政权还是持扶植态度,何况也没有影响、资历各方面能顶替
的合适人选。 至于庸医杀人之说,坊间也十分流行,
自1935年被刺客孙凤鸣打了三枪后,虽经德国大夫延治,但背中那颗子弹却始终没取出来,这让汪
心里一直有着压力,因此于1943年12月,在南京日本陆军医院,由后勤部队长中将医师铃木小荣主刀,将子弹取出。
可能是手术伤及了中枢神经,术后汪
的双腿变得不听使唤,大小便失禁,病情加剧。陈璧君心中焦急,便求助于
秘方。他的侄儿陈春圃经百般打听,终于从无锡找到一位治骨伤疮毒的名医「刘一帖」,意思是再难治的伤,只要他一帖膏药就会痊愈。
刘一帖对汪
的病情作了全面的检查,只见汪的创口已经平复,只是脉象细促,虚火内热。因此便开了两剂退火药,也只是普通的方子。接着又拿出一片膏药,贴于汪精卫后背枪伤处。当即,汪精卫感到一股清凉,疼痛大为减轻。
第二天复诊时,陈璧君对刘一帖已是奉若神明,赠以厚礼。而刘一帖也是大话连篇,告诉陈璧君,汪精卫创毒不重,只要再贴上一剂散毒膏药,病就除根了。
谁想这第二张膏药贴上不久,汪精卫就感到不适了,到了夜间更是发作起来,四肢抽筋。陈璧君见状,连忙让人请来日本医师,并连夜寻找刘一帖,要问个究竟。
哪知道那刘一帖已不知去向,只留下一封信:「厚礼不该收,既收也不愁,平生药一帖,宜人不宜狗。」看来这刘一帖还是一位义医,是存心要汪精卫命的。
正因为刘一帖的这张膏药,让子弹铅毒扩散入骨,使汪精卫的病情日趋恶化,病人膏肓,成了致死的原因。
而另一种说法则更是离奇,汪精卫是被军统特工一针毙命的。有一篇《大汉奸汪精卫究竟死于谁手》的文章,对这一说法作了详细的描述:
1941年,唐生智的弟弟唐生明受重庆方面派遣潜入汪伪政府,充当江苏保安司令,特务头子戴笠还给他派了一位高级女特工作为助手,此女姓黄,代号一O三,其任务是伺机刺杀汪精卫。
再说汪精卫自日本医生为他取出身体残留的子弹后,因为种种原因,病情一直未能好转,尤其是每日午夜时分更是痛疼加剧,辗转呼号,只有通过按摩稍能减轻痛楚。因此急需一位既信得过又手艺高超的按摩师。
周佛海知道这一情况后,向汪精卫推荐,唐生明家中有位按摩师,他以前曾见过。因为唐生明是汪精卫信得过的人,当然黄小姐也就顺利打进了汪精卫的府上并很快取得了信任。
1944年2月13日,黄小姐接到重庆秘密指令:「一0三A,立即制裁。牛郎。」黄小姐知道「A」即代表中枢命令,而「牛郎」就是戴笠的代号。于是她取出密藏的毒剂,在第二天伺机带进了病房。乘着汪精卫昏睡之际,将毒针打入吊水瓶的药液中。根据毒剂用量判断,汪精卫将在四十八小时内毙命。
然而整整过去了两个星期,汪精卫依然活着,其他人也没有发现异常。后来唐生明请专家进行了分析,之所以毒剂无效,很可能是输液中有某种药物分解了毒药,降低了毒性的作用。
然而,这毕竟给汪精卫的病情带来了影响,身体更是每况愈下。经专家多次会诊,决定送他去日本医治,3月3日,汪精卫乘日本专机前往名古屋帝国大学附属医院诊治。
重庆方面针对这一情况,急电黄小姐,要尽力争取与汪精卫同往,并派人送来更为先进的毒针,准备再次暗杀汪精卫。经过活动和努力,黄小姐终于争取到与汪精卫同行。
汪精卫在日本经过半年多的治疗,前后七次X光施治化疗,病情明显好转,已经可以在人的陪同下到花园里散步了。11月7日,一份以唐生明名义拍来的明码电报飞到了日本,暗示黄小姐,制裁行动立即执行。次日下午晚饭时候,正在照料病人的黄小姐见四下无人,遂用毒针直接对汪精卫进行肌肉注射。至次日,汪精卫的病情出现逆转,高烧达四十一度六,脉搏跳动增至每分钟一百二十八次,呼吸困难,瞳孔放大,经全力抢救仍无效,于11月10日下午4时去世。
以上种种说法,也有人认为是无稽之谈,这其中包括侨居美国的汪精卫女儿汪文惺和女婿何文杰。汪精卫的背部枪伤是在1943年以后复发并加剧,主要原因是体内弹头所含铅毒已损及脊椎,遂决定采取外科手术取出弹头。
弹头取出后,发现该弹头已经在体内腐蚀成两截。此次手术从表面看比较成功,刀口很快平复,没几天即全部拆线。然而术后不及二十天,从1944年1月9日起发现身体不适,高烧一直不退,一般怀疑是「手术时尚留有积血」,2月18日,由日本军医进行进一步诊断,断定汪为脊骨癌,学名为「多发性骨髓肿病」,此病至今仍无有效治疗手段。于是,决定将汪移往日本继续治疗。
名古屋帝国大学为汪精卫的到来作了严密的安排,将医院大楼四层的特别病房作为汪的病室,为了保密,称为「梅号」,三、四两层全部供汪随从人员和日方参与治疗人员住用。
在日本经过了又一次手术后,病情依然时好时坏,日本方面几乎集中了医学界的主要权威,但还是束手无策。到了8月,日本驻南京大使重光葵就警告过周佛海,汪精卫病势严重,恐撑不了一个月了。虽然经X线治疗,略见效果,但因卧床太久,又引发褥热,身体严重衰弱,已到灯枯油尽之时,至11月10日去世。

简介:汪兆铭(1883年5月4日-1944年11月10日),字季新,笔名
,因此历史上多以「
」称呼。曾谋刺清摄政王载沣,袁世凯统治时期到法国留学。回国后于1919年在孙中山领导下,驻上海创办《建设》杂志。1921年孙文在广州就任非常大总统,汪任广东省教育会长、广东政府顾问,次年任总参议。于抗日战争期间投靠日本,沦为汉奸。奸雄汪
怎么 的?正史说他病 在日本。其实那是一场假戏。汪 的
因固然起于旧创复发但真正送他上西天的还是军统戴笠买通医生护士下毒暗杀的。这一桩诡谲离奇的公案至今鲜为人知。那么,汪精卫怎么死的?
汪精卫怎么死的?
早在1935年,汪精卫被人行刺,大难不死。当时医疗条件有限,要取出这粒弹头十分困难,弄得不好便会危及生命,医生不敢下刀,便把这颗子弹留在了体内。
1943年11月,日本在东京召开大东亚会议,汪精卫参加这次会议,并会见了首相东条英机。工作谈完之后,汪精卫向东条英机提出一个请求,他想请东条英机派几名医生去南京,为自己取出留在后背上的那颗子弹。
东条英机答应了汪的请求,派出了黑川利雄一行,带着医疗器械,来到南京。
经过一番细致检查,黑川利雄告诉汪,后背的那颗子弹已伤至骨头,但并没有什么大的障碍,还是不取为好。
汪精卫仍不放心,子弹留在体内,他总觉得是一个威胁。没过多久,汪精卫跑到南京日本陆军医院,坚持要医生取出子弹。日本驻南京陆军医院的后勤部队长、中将医师铃木小荣于1943年12月亲自操刀,替汪取出了那颗子弹。
可能是手术伤及了中枢神经,术后,汪精卫的双腿变得不听使唤,一时大小便失禁,病情恶化,任何药物均不起作用。陈璧君见汪精卫病情加重,十分着急,见西医不行,便求助于
秘方。她托付亲朋好友,寻找民间中医,企盼奇迹出现。最终,陈璧君的侄儿陈春圃辗转打听,在江苏无锡找到一位治骨伤疮毒的名医刘一帖。这位医生用祖传秘方治疗刀伤枪伤和无名肿毒很有名气,外号「刘一帖」,意思是再难治的伤,只要他的一帖膏药,很快就可以好。刘一帖名扬江湖,其真名反被人忘了。
刘一帖被请到了南京汪精卫的病房。他微闭双眼,认真地为汪把脉,替汪做了仔细检查。他发现汪的创口已经平复,只是内侧发烫,脉象细促,便开了两剂退火的药,接着从贴身的内衣口袋里,拿出一张膏药,在酒精灯上烤了一会儿,然后贴于汪的背后。
第二天,汪感觉到后背凉飕飕的,疼痛大大减轻。
陈璧君暗自高兴,即派陈春圃给刘一帖送了一份厚礼,并派车邀他复诊。
刘一帖来到医院,检查了汪精卫的创口,面露喜色地告诉陈璧君:「汪先生创毒不重,只要照原方服上两剂,等两个时辰后,再贴一帖毒散膏药,便可一劳永逸了。」一面说,一面从小药箱内取出膏药交给陈璧君,交代了几句后,便告辞回旅馆去了。
汪精卫以为这一张「败毒散」贴了之后,便可消灾纳福,也等不得刘一帖必须等两个时辰的嘱咐,马上要陈璧君给他贴上。谁知这张膏药贴后没过一会儿,汪四肢抽筋,贴膏药处火烧火燎发烫,疼痛加剧,手心、脚心和额心一齐沁出汗来。陈璧君见状,慌了手脚。她一面请铃木大夫审视,一面命陈春圃去接刘一帖到医院会诊。陈春圃去了半个时辰,气急败坏地回来报告说,那刘先生已离开旅馆,四处寻找,已不知去向。陈璧君知道不妙。
三天后,汪精卫收到一信。陈璧君拆开一看,见白纸上写着四行大字:
厚礼不该收,既收亦不愁。平生药一帖,宜人不宜狗。陈璧君看了信,气得两眼发黑,差点没晕过去。
刘一帖的这帖药,将子弹铅毒扩散入骨,汪精卫的病情一天比一天恶化,不仅脊椎骨和胸骨疼痛难耐,而且开始发高烧。1944年2月,黑川利雄邀请日本名古屋大学神经外科斋籐正教授来南京诊治,发现汪已病入膏肓,因受条件限制,无法控制其病情发展,当即决定带他到日本治疗。
就这样,汪精卫被抬上飞机,直飞名古屋,住进了名古屋帝国大学附属医院4楼一间特设的病房里。为了对外保密,这间病室叫做「梅号」。
汪精卫到达日本的第二天,由名古屋帝国大学的专家胜沼精藏、整形外科教授名仓重雄和助手教户田君组成了治疗小组,由斋籐正主刀,施行手术。
手术中,医生发现汪精卫的三节胸椎骨已严重变形,骨膜发炎溃烂。手术后,汪精卫的身体和头部全部用石膏固定。此时的汪精卫已元气丧尽,形如僵尸,生命只能以日来计算了。汪精卫知道来日无多,开始为自己的后事做准备。于是,由他口授,陈璧君记录,留下了《最后之心情》的遗书。汪精卫在遗书中,极力为自己叛国投敌进行辩护,活现出一颗死不回头的花岗岩脑袋。
11月9日上午9时,美军出动150架轰炸机空袭名古屋市。陈璧君和子女们在一声声巨响和火光中,将奄奄一息的汪精卫连人带床送进地下室。
地下室寒气侵袭,加上又惊又吓,汪精卫的病情急剧恶化。到了第二天清晨,汪的体温上升到41度,心跳每分钟128次,呼吸极为困难。日本医生虽竭力进行抢救,但最终回天乏术。1944年11月10日下午4点20分,汪精卫躺在病床上抽搐了几下,停止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