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她有具有什么样的成功,立花宗茂有着什么样好玩的事故事

1600年关原末期,宗茂在接受好友加藤清正的劝告打算开城时,原本应该因为不用战争而高兴的柳川领民和农民却对宗茂上诉,说了:“我们人民相比武士的忠义是决对不差的,如今人数没有不足,并且奉上粮食来当军粮,我们恳切的希望不要那么早投降!”宗茂则回答:“各位的心意我了解了,但是这次的开城都是为了各位的家业和生存,就算此地换了城主,也请各位努力、振兴产业。”领民听完后皆哭着护送宗茂等人离去。并且,宗茂在决定往江户上洛时,因为无法带太多家臣同行,被留下的家臣都泪流满面,宗茂离开后更被领地的人民怀念,据说在田中吉政于柳川掌权的时代,曾有领民因过度推崇宗茂而遭到吉政处死。

11.浪人期间,立花家臣们每天都好不容易才用到饭吃,宗茂在一次吃饭时,对家臣说:“只需饭就好,不用淋汤汁。”家臣对此,都感叹着宗茂由大名家变成了浪人,但也对宗茂如此的行为感到欣慰,因为吃饭不淋汤汁,可说是下人的吃法。

“凡临战阵,便要探测敌人的虚实,临机应变,预定计策,故千人能抵万人,所以并不是特别使用什么流的军法。经常对士兵不偏袒,慈悲以对,对触犯国法的人就以相关处罚对之,因此到了作战时刻,所有士兵皆抛开性命奋力作战,因为有他们的支持才造就敝人的战功,除此以外没有其他方法。普通的大将对士兵通常只是”前进阿””死吧”的喊者,有很明显的上下关系,如果能对家臣有着情感,像母亲一般的考虑家臣的想法,并且了解家臣是怎么想的,那么就成功了。”

图片 1

然而这段期间因为出兵朝鲜而无法得到全面的整治,立花家改易后,便由田中吉政接手继续柳川的规划,而在田中家时代完成整治的矢部川支流之一的“花宗川”也因为是宗茂整治有力而如此命名以表宗茂的功绩。

5.11岁某日宗茂前往立花山城游玩,当时城中正在进行“放讨”的处刑犯人的动作,宗茂在道雪身旁悠然的观看过程,到犯人被斩杀的期间没有一点惊慌,道雪见状认为的确是个人才;某日吃完饭后道雪举行弓术比赛,这时道雪对宗茂说:‘虽然你还年幼,但是能射弓箭给我瞧瞧吗?’宗茂拿了弓,拉了拉却说:‘这是把弱弓,有没有更强的弓?’道雪因此给宗茂自己的重藤弓,之后宗茂便开始射靶,四次有三次都射中红心,道雪见过后对宗茂更加关心,并开始认定宗茂为女婿。

宗茂的军法谈论

14.有一位叫作小濑甫庵的儒学者(在江户时期着有“太合记”),有个机会与天下知名的九州猛将立花宗茂会面。甫庵对宗茂说:“这一次,我终于把‘太阁记’这本书给完成了,接下来也想把你的事迹给加进去,难道你不想把你过去的种种勇猛事迹好好跟我谈一谈?”宗茂听言后便微笑道:“我本身作过的事,没有一件是不能向天下公开的秘密,既是如此,那么世间的公论自然会给我一个公道的,我本身并没有什么其它的话与故事好对你说。”甫庵听了之后,当场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宗茂除了勇猛外,想必对自己光明磊落的性格也充满自信,充分表现出一个武人的豪放个性。

而宗茂也在领内兴建、重建、维护寺庙,如爱宕社、梅岳寺、真教寺、绍运寺、良清寺、光照寺、西琳寺、光国寺以及祇园社等等,实施典型的宗教支配手法。

3.9岁某日和道雪用餐,当宗茂在夹鱼肉来吃时,道雪见状宗茂挑鱼骨的举动便大声怒骂说:‘如果这时在作战,你再这样慢慢夹鱼肉时很可能就被讨死了,把鱼连肉带骨从鱼头吃掉吧!这才是男子汉的作风!’宗茂听了如此大喝并没有像一般小孩一样哭泣,而是镇定的遵行道雪所言吃下鱼肉和鱼骨。

图片 2

4.10岁某日高桥家臣荻尾大学正在处刑罪人,宗茂问了大学动罚的过程,大学回答说从后面斩杀了,宗茂褒美说:‘这是不错的办法’而旁边的侧近听了却说‘从后面斩杀不是卑怯者的行为吗?’统虎又说:‘对于被委派的任务,如果故意挑选艰难的方法而又不能达成,便是不忠的表现,像大学如此能确实完成任务才是最重要的’家臣们听了皆觉得有些羞耻,并认为宗茂的言论和精神已非常成熟。

将作战对手所想的,以我们这一方先行一步做到,如此一来应当不会有不胜之事。

13.宗茂回封柳川时,和家臣一同看到柳川城因为田中吉政的整修而变的华丽高大,就在家臣们赞叹之时宗茂说了:“在这太平之世若课重税把金钱花费在整备城池只会让人民痛苦而已,田中吉政就是因为把钱都花在改建城池才会无钱出兵大阪参阵而遭到改易,众家臣们一定要了解节俭的重要和花费的时机。”因此俭朴的行为成了立花家的家风之一。

江户初期宗茂也先后参与大坂城、江户城的大规模改修普请,以“总奉行”、“下奉行”分配家臣职务,期间对于建材、石材、米粮、金钱的调达和处理也展现了高明的手腕。

2.宗茂8岁时和家臣一同去立花城南的多多良川捕鱼看戏,途中有人因为戏中的内容起了争执,家臣劝其离开,但宗茂却不慌不忙的说:‘你们惊慌也真是奇怪,我们又不是争论的双方,为何要动刀拼杀呢?虽说戏也快结束了,但也不必因此而离开吧?’结果宗茂一行人到看完戏也没事,家臣们皆佩服宗茂的刚胆和沉着的态度。

1620年回封柳川后至岛原之乱前,宗茂曾经实施无赋税的领地统治方式,完全将节俭的行为以身作则来勉励藩士,柳川领民也因为无赋税的善政而赞扬宗茂,间接回复了柳川领民的贫富差距。此外,初回封柳川之时,黑田长政至柳川祝贺,亲眼目睹当地人民对宗茂的爱戴,甚至于宗茂柳川改易后出生的小孩,都对宗茂的事绩极为清楚。

图片 3

图片 4

8.17岁,秋月八千人来攻立花山城时,家臣樱井中务,樱井治部私下内通秋月打算谋反,宗茂从家老米多比镇久口中得知后,便命令镇久将关口控制住,自己带着立花统春,吉田右京等年轻的家臣装的若无其事的来到樱井两人的阵地,此时樱井二人迎接之时,宗茂突然大声地说:”你们好大的胆子!“然后一刀把中务砍成两段!同时统春也一刀削了治部脑袋,当下更对着正错愕的诸将说了:”樱井二人因叛乱罪而被处刑,各位都是食大友俸禄,理应为大友家纵横驰骋,怎能像此二人一样临阵反叛?!“局面平定后,交代了樱井二人的子嗣继续统领其兵士,自己又像无事一般的回了居所。

期间也对柳川附近令人民苦恼已久的水患问题做出整治,柳川周边的矢部川以及其支流于此时因宗茂的治水工程而有了基础,并连带拓展农业开垦地以及渔业发展地,宗茂更在朝鲜回国期间带回朝鲜松木二十株种植在矢部川沿岸,被称为“朝鲜松原”达到巩固河道之用,并将能食稻草害虫的“朝鲜乌鸦”带回领地野放,如今已成保育类动物。另外还传回朝鲜舞蹈“狮子舞”以及带回朝鲜陶工,在柳川当地发展成“男之子烧”现今也都是当地重要的文化资产。

9.20岁,被岛津围困在立花山城时,岛津方曾经向宗茂劝降,而宗茂却说:”我的父亲(高桥绍运)因为你们的侵攻已经为了主家的忠义而自杀死了,因此我也不能向你们投降,来吧!来攻城吧!我已准备好了士兵刀枪和弓箭铁炮,也已经做好死的觉悟,我是绝对不会投降的!“对此,岛津家的武士也深感佩服。

另外柳川藩也因宗茂而呈现尚武的藩风,到了幕末时期有着“东有会津,西有柳川”为枪术最为兴盛的两大藩的传闻,皆是因为初代藩主的性格所致。

10.侵略朝鲜期间的碧蹄馆之战,宗茂在奋战了一个早上后于中午时刻休息,并在敌对的明、朝鲜军阵前悠然的吃着饭团,部分因作战而紧张的家臣问了宗茂如此轻松的举动是为何,宗茂回答说:”在面对如此多数的敌军前仍要有必胜的自信,昔日上杉谦信在围攻小田原城时不也有这样的行为吗?”众家臣听完变得更有信心,并且在开战后皆勇猛无畏。

图片 5

7.13岁,某次与道雪以及一众立花家臣于山中散步时,宗茂被附有棘刺的栗子根刺入了脚掌,随即大叫了起来,身边的随从急忙想替其拔出来,但是家中的重臣由布惟信见状却反而将栗子根给反插了进去,并说了:”身在战场的勇士是受了伤也还继续奋战下去的!“宗茂一时被吓住也瞬间理解惟信的话,便收起了叫声一拐一拐地继续走,直到回到居城的期间都没有再喊一声痛。在旁的道雪和惟信对宗茂如此的表现皆大为欢喜。

1596年曾有日源上人于筑后沟口一处制造和纸并为当地兴盛的行业,宗茂于1620年回封柳川之时,将90户的居家制纸处移往领地中的山中、唐尾集中生产,成为了全国有名的和纸制造地而更加昌盛,同时整修位于筑后和肥后边境,濑高町的广濑堰,以北东到南西向建造了“广濑水路”,并配分往濑高水田成为其重要的灌溉水脉。

图片 6

宗茂在领受柳川13万2千石后,以五位重臣分配镇守柳川城南北的支城,分别为小野镇幸领蒲池城、荐野增时领城岛城、由布惟信领酒见城、米多比镇久领鹰尾城、立花鉴贞领安武城(后改领松延城),另有城岛城支城海津城由增时之子立花成家、松延城支城今古贺城由鉴贞之兄立花镇实镇守,安置了坚固的领地防卫线。从1587年到1600年之间进行基本的检地外,将已经没有战略用处的砦和地侍的居馆拆除转为田地,将荒野开拓开垦,也从事柳川城池的基本修建以及水堀河道的基本改建规划,并修建桥梁,柳川领地内有名的栏杆桥“疑宝珠”便是在当时完成。

12.宗茂在回归大名时,把自己的居室建造的和家臣一样简陋,以缩短主从距离,当时有人问宗茂,这样不会让家臣听到自己的私事吗?宗茂回答说:“主从关系最重要就是信任,更何况我本身并没有任何的秘密,也不用怕会让别人知道我的想法。”并且还说了:“我立花家没有监察役。”只因为宗茂信任家臣不会乱传谣言。

武术、文艺教养面

6.11岁某天父亲绍运出阵时,开玩笑的对宗茂说了:“如何?你要不要也一起出战?”然而宗茂却认真严肃地说了:“我因为还不强,贸然出战就如同小狗一般枉死罢了,但是若偷偷的出击成为引诱敌军的诱饵也是好的,不过2、3年后我必定会成为一位率领一支军队的出色大将。“重臣们对宗茂如此冷静的判断深深地感到佩服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1.宗茂7岁某日和侍童外出猎鹰时,突然遭到一只野狗袭击,侍童们皆惊慌逃散,宗茂见状快速的把老鹰放在左手并右手持刀以刀柄打击野狗背部,野狗因而逃走,此时父亲绍运见状说:“为什么不用刀斩杀野狗?”宗茂回答说:“刀是用来杀敌的,不是用来杀猫狗的,战争已经夺去许多人的性命,不必要在牺牲无谓的生命’绍运因此认定宗茂拥有过人的器量。

宗茂于武术面领有许多免许皆传,其剑法曾于文禄五年(1596年)十月领受体舍流宗家的丸目长惠亲手给予的免许皆传。
弓箭方面宗茂也是射艺精湛,于天正十八年(1590年)五月某天吉日领受尾村甚左卫门尉连续所给的弓术免许皆传,接着于庆长六年(1601年)十月二十四日有家臣中江新八以及庆长七年的三月二十六日和七月朔日有吉田茂武所个别给予的日置流弓术免许皆传。并且于晚年宗茂自己创立剑法“随变流拔刀术”在柳川藩自己担任剑术兵法传授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内政方面

宗茂于文艺面也有所长,其书法曾在浪人期间成为了一项重要收入来源,对连歌也非常通晓,曾于回归柳川时举行“柳川再城之御连歌”并以“赋山河”为题和家臣共乐,宽永四年(1627年)11月25日也出席上杉定胜的“万句兴行连歌”和秀忠、家光、稻叶正胜、胁坂安元、莳田广定等文人大名并座;并且茶道、香道、狂言也有不错的表现,除了曾在丰臣秀吉、伊达政宗、德川秀忠、德川家光等人面前表演过狂言并担任家光的“御咄众”外,茶道方面除了常出席秀忠和家光等大名的茶会外,也曾和利休七哲之一的细川忠兴互相切磋欣赏,忠兴曾和宗茂借过茶具,宗茂也曾向忠兴借钱购取高价茶具;香道面则曾有后阳成天皇之弟曼珠院公良恕法亲王邀请过宗茂表现,并赠与宗茂薰香物;更令人意外的是,宗茂曾于天正十八年间(1590年)在公家蹴鞠好手飞鸟井雅春门下学过鞠道,领受“紫组之冠悬”的免许皆传。